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9章 胜利后的袭击
    王建华死了,丧命在杀手蒋墨冰手里,十一处的主任林萧,亲自把抚恤金送到了王建华家人手中。蓝盾公司也派人一起,把公司的赔偿和王建华工资交给他的家人。本来因为练武而使得家境并不富裕的王家,收到这些钱后虽然短时间内不会再缺钱,但从长远来看,丧失了未来主要劳动力的王建华家,还会有道坎要迈过。

     左立明因为受伤送到医院治疗,已经退出任务。徐从文抽空去看了他一次,蒋墨冰那一脚虽然没要了他的命,却把他踢出了重伤,据主治医生说没有三个月怕是恢复不了。因为徐从文还在执行任务时期,所以也没停留太多的时间。

     那对夫妻将会在7月5日上庭做证人,这些天徐从文和韩进,以及市局十一处新派的几位警官,一直保护在左右。

     很快时间就到了7月5日,那一天市中级人民法院前戒备深严,荷枪实弹的警察在外巡逻,看着在韩进等人护送下进入法院的妮妮父母,徐从文松了口气。

     刚刚在车上,徐从文才从韩进嘴里,知道了一些妮妮父母的事情。

     他们夫妻俩是北上市有名的生物科技公司绿晨的研究员,该公司与某家世界级的生物科技公司有合作,据说研究的主要对象就是华国古代的丹药。

     一对研究员,为什么要当证人,他们是替谁做证,官司的原告是谁?韩进没说徐从文也没问。虽然只是稍微地了解了那对夫妻的身份,徐从文也感觉出了这场官司,远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都引出黑杀这个臭名昭著的杀手组织,还能简单吗?

     徐从文没有走进法院,这次开庭是不公开审理,他坐在法院前广场上的观览凳,怀里抱着妮妮,小黑在他脚下正低头睡觉。

     一大一小两个人加一条狗,很和谐地画面。妮妮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在徐从文坏里没一会就睡着了。徐从文则戴着个休闲帽,把自己半张脸给遮住,在妮妮睡着后,他就开始查看自己上次给的新奖励。

     山林中那波拼杀,徐从文击杀了同等级杀手5个,正好把杀手任务链完成一次,系统给他的奖励是一个红球,叫幸运球。

     “幸运球,捏破后宿主可以指定一件事情,使它向完美发展的机率大大增强。注意,幸运球不能提高宿主武道上的突破机率,请谨慎选择。”

     幸运球的说明,让徐从文有些失望,他困于明劲修为已经有段日子,虽然这段日子对其他人来说还很短,但对徐从文来说,却嫌得有些长了。毕竟他有系统之助,从一个不会武的人变成内劲武人,也只是用了一个奖励。

     把幸运球放回仓库,戴上多功能眼镜,切换到自动扫描危险的模式,徐从文闭上眼睛,开始观想。

     自动扫描危险模式的距离相比主动扫描要短,大概是在一百米左右,如果有危险人物或者对徐从文有杀气的人出现,眼镜会自动报警。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徐从文从观想中清醒过来,怀中的妮妮依旧睡得很香,黑狗倒是没有在睡觉,而是在广场周围欢快的奔跑着。

     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如果顺利的话,韩进他们也应该出来。想到这里,徐从文站了起来。

     妮妮张了张眼,转了个身,用脸靠着徐从文的肩膀继续睡。

     吹了声口哨,把黑狗唤了过来,徐从文向法院大门走去,准备在门口等韩进他们。

     外面的警察比起中午那会少了一半左右,不知是换班了还是被调走。那些人在徐从文走过来时,都向这边看了看,在看清徐从文后再把注意力移开。

     没有等多久,法院里开始有人走出来。

     大概四五分钟后,徐从文看到韩进的身影,在他的身侧是那对夫妻。

     “妮妮,醒醒,你爸妈他们出来了。”

     徐从文的话音刚落下,‘砰’的一声枪响起,徐从文眉头一拧,他感觉到怀中的女孩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给吓了一跳。

     来不及看妮妮的表情,徐从文立即向边上的石台跑过去,弯身躲了起来。

     黑狗很聪明,徐从文没招呼就已经向这边跑。

     砰!徐从文刚跑到石台躲好,又是一声枪响。

     妮妮呀着牙,满脸是害怕的表情。经历了那一晚的追击,枪声对她来说,就是一个醒不来的恶梦。徐从文抱紧了她,抬头看向法院大门前。

     警察的反击开始,哒哒的枪声响个不停,但法院门前却躺了两具尸体。徐从文心里一紧,让眼镜把距离放近一看,发现那两具尸体真是那对夫妻,妮妮的父母。

     “妮妮,不要动,不要害怕。”徐从文伸出手将妮妮的头往自己胸前压下,没告诉对方她的父母在先前的两声枪响中已经丧命,这对一个小女孩来说,是个难以承受的伤害,或许会影响她一辈子。

     枪声在一分钟后终于停止,徐从文探头看了看,借着眼镜的便利,他看到自己十一点方向有一个红色背影正在飞速离开,两秒后五百米范围内已经没有危险。他伸手在妮妮身上轻拍了下,把她震晕过去,这才抱起她向法院大门走去。

     “韩警官,是黑杀的人干的?”看着那对自己保护的目标,死在了法院的大门前,徐从文心底里有股怒火在燃烧。可是他又克制住自己,对方如此肆无忌惮地杀死了这对夫妻,让他在愤怒之余又有些心惊。他已经打定主意,在他的能力上升到一定程度后,一定要把这笔帐给找回来。

     韩进有些不忍地看了徐从文怀中的妮妮,点了点头,“他们刚刚为我们赢得了一个涉外官司,我们都以为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对方不会再出手对付他们,但为了以防万一,法院外围的警戒没有撤除。可没想到黑杀这次派出的会是枪王,一狙在手化劲之下无敌手的枪王。”

     说到这他拿起手机,当着徐从文的面打了个电话,把这里情况向他的上级林萧做了汇报。之后手机里传来林萧的愤怒喊叫,“黑杀,枪王,这些个混蛋!韩进,你立即给我下武盟红色通缉令,全球范围内通缉黑杀组织的拳王和枪王。谁拿到他们的人头,报酬就是我手中的冰锋传承观想图。”

     林萧的冰锋传承观想图,是暗劲级别才能修行的观想图,韩进对此都很是眼馋,听到后立即应了一声,“是,主任。”

     挂完电话的韩进,伸手抱过徐从文怀里的妮妮,“这孩子就交给我吧,我虽然早就结婚,但目前还没有孩子,我会把她当成亲生孩子一样抚养她成才的。”说完看着徐从文,“这边的事情我会接手,你先回公司复命吧。”

     看着韩进吩咐人把那对夫妻抬走,又看着他把妮妮抱到车上,最后两人挥手告别。

     临走之前,他对徐从文说了几句话,“黑杀这个组织,已经引起上面人的注意和重视。今天这个不安常理的出手,会让上面的人更快的下定决心。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年之内他们在我们国内的力量会被摸清,到时候正好来个连根拔起。我希望那个时候,你已经加入我们十一处,我相信你会成为我最好的同事。”

     韩进走了,带着妮妮。徐从文又坐回到先前的观览凳上,右手抚摸着黑狗,脑里在思索韩进的话。

     今天意外的两枪,让他有了种急迫想提升实力的感觉。就算徐从文现在的修为可以摆平大多数武人,但在面对蒋墨冰这种人物时,却很是无力。更何况那位连人影都没看见,只是通过眼镜看到一个背影的枪王。

     徐从文坐在那,一动不动,直到晚上八点多,他才像是想通了般起身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