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妹妹,穹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吧。

     叶悠在坂道上慢悠悠地小跑着,享受着清晨的静谧。路两旁,是绽放的樱花树,微风拂过,粉红色的花瓣簌簌地坠下,就好像是一场鲜美艳丽的落雨般。

     途中,时不时会有同样来这晨跑的同好伸手向叶悠打招呼,他笑着一一回应。一个多月不间断地晨练,似乎是与这的不少人混了个脸熟。

     清闲又安逸,这种日子,在以前简直不敢想象。

     ……

     叶悠回到家时,他的妹妹正抱着黑兔子布偶坐在玄关处。当然,这里说是“春日野悠”的妹妹或许更加合适。

     “悠,我饿了。”春日野穹仰着头看向他,面无表情地说道。

     与淡漠表情不符的是她的长相,甜美又可爱。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与一头奶白色的长发,反而更映衬得女孩皮肤粉嫩又白皙。

     “好的,我先去冲个澡,完了马上就给你做。”叶悠换上室内鞋进门,他刚刚晨练结束,出了不少汗,所以很自然地打算往浴室走去。

     “现在。”穹突然开口,任性地要求道。

     叶悠正准备迈向浴室的脚步一顿,无可奈何苦笑着回头:“嗯,行,依你。”伸过来想要揉弄女孩头发的手被穹一扭脑袋躲掉。

     “满手都是汗,如果非要冲澡的话,那就快点,五分钟。”穹依旧面无表情,完全符合叶悠为她概括出来的性格——不坦率。

     “都是汗吗?”叶悠摊开自己掌心看了看,貌似远不及女孩说的那么夸张。

     ……

     与穹一起吃完早餐,叶悠起身再次进厨房,开始煎熬中药。中药有两副,分别属于他和穹。

     穹的身体从小就不好,体弱多病经常住在医院,如果按照待着的时间来算,说医院是穹的第二个家也不为过。嗯,这好像是个有些晦气的比喻……

     叶悠希望能够通过中药的方法,帮穹把身子慢慢调理改善回来。

     而另一副药,则是叶悠为他自己修炼所准备的了。“春日野悠”的身体太过弱气,面庞和妹妹一样苍白而又消受,是那种所谓的“弱不禁风少年”的模板。

     好在这方面难不倒叶悠,一个多月的锻炼身体辅以中药补气,再过两三天,估计就差不多达到可以重新修炼的标准了。

     叶悠监督着妹妹把中药一滴不剩地喝完,这才将自己的那份端起来,干净利落地一口闷掉。

     在其它地方,叶悠几乎对他这个“便宜妹妹”百依百顺般宠溺得过分,但唯独吃药这一点,不给女孩一点点商量的余地。

     “真的不去乡下了?”吃完药,穹把脑袋枕靠在布偶娃娃上,视线在叶悠身上有片刻的定格,可只一瞬,又投到了窗外的远空中,不再聚焦。

     “嗯,不去了。穹不是说不喜欢乡下吗?”叶悠轻声回答。双亲过世后,考虑到经济因素,他本来提议搬到祖父在乡下的房产那儿去,不过穹很抗拒。

     “去……也没事。”女孩声音很轻,“我们,不是快没钱了吗?”

     “钱这种事,我会看着办的。”

     “不许去念阴阳塾!”穹像是想到什么,总是面无表情的脸蛋突然、罕见地展露出过激的一面。

     这个世界灵异事件频发,常常需要阴阳师出面处理,因此,阴阳师在现今的日本有着很高的社会地位。

     而穹口中的阴阳塾便是日本培养阴阳师的地方。

     由于拥有成为阴阳师才能的人十分稀少,所以每个就读阴阳塾的学员都能得到一笔数额不小的助学金。

     高额的薪水、光鲜亮丽、受人尊敬,与此相对的是——无数汗水的堆积、日与夜的付出,以及……很少被提及的高伤亡、高殉职率。

     穹的双亲便是那么过世的,女孩显然对此抱上了巨大的阴影。

     “你想到哪去了?”叶悠连忙出声宽慰道,“我好好的去念阴阳塾干什么?”

     他有些哭笑不得,阴阳师是从华夏传到日本的,只是修真的一个分支,他何必要去干这种舍本逐末的蠢事。

     “转学到凡矢理高中的手续我已经办好了,那里的学费便宜很多。然后再将这栋房子租出去,外加上一些积蓄,生活费什么的,暂时不用担心。”叶悠柔声解释。

     听完,女孩这才稍稍放下心,随即又变回那副一脸清冷、淡漠的模样:“房子租出去了,我们住哪?”

     “在学校旁边租个公寓住就好,这栋屋子,对我们两人来说,太大了。”

     “太大了……”穹顺着叶悠地话接口重复,轻声呢喃了两句后,突然闷闷地低下了头。

     叶悠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经意间貌似又勾起了女孩亲人过世的痛楚,于是连忙开口转移话题:“嗯,校服还是先订做着吧?”

     “为什么?”穹说话的兴致不高。

     “事先准备好的话,想上学了就随时都可以啊。”

     “不会想上的。”穹说着起身,拖着黑色的兔子布偶,一个人沉默地回了自己卧室。

     她身子不好,从小就不怎么去学校,只能一直申请休学。

     “哎。”叶悠轻声叹了口气。

     ……

     既然占据了“春日野悠”的身体,出于愧疚也好,说是伪善也罢,总之他一直希望自己能尽到“春日野悠”的责任。

     可惜,他似乎做得并不好。

     前世在修真界摸爬滚打,亲情、不,任何感情对他而言都是奢侈的,现在静下心来一回想,那二十年,自己竟然连一个朋友都没,更别说亲人了。

     对这方面,生疏的很。

     好在老天给了他一个补偿的机会,而机会,是用来把握的。

     ※※※

     叶悠回到房间,拿出了“春日野悠”的日记,默默翻看。

     他时不时会这么干,因为他发现,当笔记本上的文字与脑海中的记忆一一照应上时,似乎能帮助他更好更快地融入到这个身份、融入到这个世界中去。

     “阔别已久回到我身边的穹,已经不像是我曾经认识的妹妹,变成了我从未见过的纤细柔美的少女,一举一动,都让我心动不已……”

     “虽然她总是很不坦率,但也正因为这样,被她所依靠时才让我更加珍惜,想要好好的守护她,不,是一定要好好守护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