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符文之环
    “认清”了自己“转学生”的处境后,叶悠便彻底放弃了在学校交朋友、享受生活等“不切实际”的打算,这反而是让他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修炼上。

     一个星期的勤勤恳恳坚持不懈,他的灵气值堪堪达到了炼气期的最低入门标准。

     其实这让叶悠挺崩溃的,毕竟在上辈子都只是几个呼吸间的事罢了……

     入门之后,叶悠才算正式地重新踏上了符修的道路。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便是凝聚“符文之环”。

     先前有提到过,《玄符天书》这本功法在炼化灵气上并没有多少出彩的地方,而之所以被奉为符修圣典,它独创的“符文之环”体系功不可没。

     符修符修,自然以修符为基础与根本。而“符文之环”便是将“符”拆分细化到一种极致后的产物。

     符的作用不尽相同,按照性质可以大致划分为战斗灵符、召唤灵符以及功能灵符。

     那么问题来了,是什么因素在决定符的性质?

     一个基础题,是个修真者都知道,符的性质由符的基础构成元素“符文”决定。这是修真界公认的标准答案,但事实真就只是如此吗?

     那么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某些灵符“符文”构成完全相同但性质功能却又完全迥异呢?

     因为排列公式不同。

     没错,结论是——符的性质并非由单一变量所控制。符文的数目种类以及符文的排列公式都是符的变量之一。

     符文是符的基础构成元素,各不相同的符文通过各不相同的排列组合方式构成在一起,方可称之为符。

     《玄符天书》的核心便是上述所提到的对于变量的控制。而“符文之环”理所应当建立在此基础之上。

     《玄符天书》中,将两个变量的变化分别称作为“属性变化”与“形态变化”,符文的数目种类对应“属性”,符文的排列公式对应“形态”。

     以“属性”为基础构建成环,期间不断往这之中添加“公式”,即是“符文之环”的修炼功法。

     那么相比之下,一般的符修功法呢?

     先是多方考虑慎之又慎后,挑选一张功能较为全面的符在上丹田神府内刻印,然后利用灵气将其不断锤炼打磨,精炼完成后再挑选第二张符,刻印、锤炼,然后第三张、第四张等等。

     这么一比较,《玄符天书》的优势显而易见。

     《玄符天书》的修炼从“符文”入手,而一般的功法却只会把目光着眼在“符”上。

     一字之差,却有如鸿沟。

     普通的符修除了那几张自己刻印在神府内的本源符之外,其余符法只能通过借助别人制作的灵符作为媒介来施放,受局限不说,威力也难免大打折扣。

     而拥有“符文之环”的叶悠完全不会有此类烦恼,凡是“符文之环”能够推演出来的符,那便都可以算作是他的本源符。

     当然,“符文之环”也并非不是没有局限性,它是以“属性”为基础的,所以必须受限于“属性”。

     举例来说,如果叶悠第一个“符文之环”的构建属性选择了火,那么,它的属性推演最多从火推演到三味真火、红莲业火、太阴之火等范畴。

     是断然不可能生成一种新属性的,诸如“水”、“木”、“土”之类。

     ……

     叶悠摒神静气盘膝坐在床沿,聚精会神。

     太过专注,以致于他额头时不时地便会沁出些许微小的汗渍。

     “符文之环”的构建已进入尾声,有上一世的经验在,他应付起符文的推演与自证算得上是得心应手,除了格外花费精力外,进展倒比修炼灵气要来得快上许多。

     “呼——”

     最费工夫的第一步完成,叶悠舒了口气睁开眼。此时,窗外的天空已经渐渐隐现出了鱼肚白。

     接下来,就该轮到给“符文之环”赋予属性了。

     得抓紧点时间才好,免得赶不及上课。叶悠想到。

     许是出于对另一种生活的向往,叶悠同学尽管在学校被大家给“一致孤立”了,可仍是天天全勤没一次旷课迟到的。

     标准的好学生,当然,如果抛开他上课睡觉不提的话。(晚上都用来修炼了,只能白天补充睡眠,情有可原情有可原。)

     属性类型的选择叶悠一早便有了规划。嗯,那个规划其实是在叶悠某一天上课时,把手机玩没电之后整个人痛苦万分痛定思痛之际忽然诞生出来的想法。

     没错,他需要电!

     叶悠仔细斟酌过,雷电属性除了功能实用性强、再也不怕手机没电这一点之外,修炼起来也较其他属性更加方便快捷。

     例如,在修炼时可以拔几根电线插身上……

     叶悠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并且成功赶在穹起床前完成了“符文之环”的第一阶段——属性生成。

     迈入这个阶段,意味着叶悠已经具备一定的战斗能力了,并且能够简单地操纵雷电使用出一些比较初级的符术。

     不知比起这世界的阴阳师会怎么样,但如果是小混混的话,一个打十个还是绰绰有余的。

     叶悠心情不错,早餐在哼着小歌之中与穹度过,甚至一度引得穹疑神疑鬼。

     “悠,不许早恋。”

     “诶?”

     ……

     叶悠来到学校时,离响铃还有十分钟。

     他在门庭换室内鞋期间,竟然在鞋柜里发现了一件分外眼熟的东西,那就是——一封之前让他倍感羞辱的“外交文书”!

     岂有此理,是哪个混蛋打算用这玩意来揭自己的伤疤吗?

     他郁闷了一路,皱着眉头走进教室。

     虽然特地挑了后门,可每当他一出现在班级内,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目光或明或暗地朝他投来。

     叶悠已经习惯了。

     被“排挤”这种小事,其实只要努力去适应,也迟早能够顺其自然坦然应对的。加油!

     叶悠边这么自我安慰着,边又心里觉得别扭。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大概就是这么种感觉。

     ……

     “沉默寡言的样子好酷!”

     “太高冷了,不过也只有这样,才配得上书道大家的气质嘛。”

     “听一色慧同学说,春日野君获得过大大小小无数个书道大奖哦!由于出身名门,家教很严,一门♂心♀思扑在书道上,所以才不擅于和别人相处。”

     “好想和他说两句话啊。”

     “我也是……”

     ……

     开始了,开始了,大家又开始冲着他窃窃私语偷偷非议了。叶悠心下叹了口气。

     他甩了甩头,强行让自己的思绪从周遭那“不友好”的氛围中挣脱出来,转而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一色前辈,他们排挤我、孤立我,我都认了。可为什么,我一而再再而三地退步,却还有人要无聊到在我的鞋柜里塞外交文书来羞辱我?”

     叶悠义愤填膺地将粉红色的“外交文书”拍在桌上,向身侧唯一的朋友询问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