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搞事的一色同学
    “虽然这话自己说有点怪,但是我……超帅。”

     白色整洁的衬衫与黑色修身的校服外套,叶悠站在走廊处的仪容镜前随手整理了下发型,点点头自我满意。

     今天是他转来凡矢理高中的第一天,融入新世界的第一步,对他而言果然应该从上学开始。

     ……

     “下面为大家介绍一位新加入我们的小伙伴,春日野悠同学,希望接下来的高中三年里,大家能同他一起愉快地相处。”

     说伙伴就好,不用特地加个“小”字了吧。叶悠看着身旁笑眯着眼歪过脑袋脆声开口的齐藤结衣老师,觉得“这位”好像有点故意卖萌装嫩的嫌疑。

     要形容齐藤结衣老师的话,大概是外表二十五岁左右、OL装束、眼镜娘之类的修饰语句,同时,她也是叶悠以后的班主任,教授科目为数学。

     “帮助春日野悠同学融入新环境的任务,就交给我们的班长大人啦。”结衣老师颁布着任务。

     “诶?”她口中的班长大人,小野寺小咲,吓得“唰”一声笔直站了起来,脸蛋红彤彤,小野寺小咲觉得自己特别不擅长和异性说话,一开口总是会莫名其妙紧张。所以,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她,真的好吗?

     女孩完全没有当班长的自觉,其实,这个班长也是她稀里糊涂当上的。

     “春日野君,就坐到班长身后的空位上吧。”

     ……

     转学生介绍环节告一段落,结衣老师翻开课本开始讲课。

     不过让叶悠感到奇怪的是,班上的人时不时会用奇怪的眼神偷偷看他。

     旁边的哥们传了张纸条给他,写着——

     “兄弟,你真是不走运。”

     为什么这么说?叶悠挠了挠头奇怪,不过这时候总归要问个明白才好,他打开书包,拿出文房四宝,现场磨起墨来。

     现在不流行用毛笔写字这一点叶悠是知晓的,不过他自己个人感觉还是毛笔写起来更顺手,毕竟上辈子用了这么多年了,也就没特意去改这个习惯。

     磨好墨,叶悠执笔挥毫。

     不少“有幸”看到这一幕的同学,尽皆傻眼——

     这新来的家伙明明上课上的好端端的,怎么突然一言不合就秀气书法来啦啊喂!

     “怎么了?”

     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一气呵成。观之若脱缰骏马腾空而来绝尘而去,又如蛟龙飞天流转腾挪。来自空无,又归于虚旷。

     旁边的哥们接过纸条后,直接看呆了。

     然后,接下来的一整节课,叶悠都没有得到那所谓的“不走运”的答案。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节课上,有一张小纸条十分神秘地在全班同学桌子底下被连续传阅着。

     ……

     书法在日本被称之为书道,地位很高,在书道上拥有高造诣的人,很受人们尊敬。

     ……

     下课铃一响,坐在他旁边的那位哥们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站起身、猛地拉上叶悠就往外面跑。

     叶悠一头雾水搞不清楚状况,不过在被拉出教室之前,他好像看到了一大帮人正兴奋地冲向他,看他的眼神,简直像要把他给“吃”掉。

     一直跑到男厕所躲进了隔间锁上门后,一色慧才喘着粗气擦了把汗。

     厕所的隔间不大,塞进两个人后甚至应该说是狭小。跟陌生男同学挤在这种地方,叶悠觉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出声:“那个……发生了什么?”

     “哎,说来话长。”一色慧叹了口气,悲天悯人状。

     “你不是很走运。”他一脸惋惜地拍了拍叶悠肩膀。

     “到底怎么了?”叶悠已经纠结一整节课了。

     “你知道吧,转学生在各个学校都不受待见。”一色慧轻咳了两声,一本正经地胡诌。

     “有这种事?”春日野悠的记忆里好像找不大到这方面相关的事情,不过叶悠一结合自己上辈子修真的经历就恍然了,想不到学校就好比小半个修真界啊,竟然也如此“复杂”的说。

     “当然!”一色慧不停地点着脑袋,“你回想一下,你刚进来时,下面的同学是不是都在窃窃私语非议你?”

     “好像还真是。”叶悠皱着眉头回忆起当时的画面,“不过,我还以为是那些女生在下面偷偷夸我帅呢。”

     “别想太多了,现在像你这样的小白脸已经混不开了,女孩子们都比较喜欢我这种类型的。”

     一色慧“透露”给叶悠的“讯息”,让叶悠的眉头不由地皱得更紧了:“真的假的?”

     “废话,我骗你干嘛?”被质疑了的一色慧显得很生气。

     “你看见下课时,那帮家伙气势汹汹的样子没?”

     “嗯,看见了,可……不能算是气势汹汹吧?”叶悠斟酌着开口道。

     “不是气势汹汹?难不成还是冲着喜欢你来的?”

     “不……是吗?”

     叶悠有点懵。

     解释一下,其实,“春日野悠”的记忆并不等同于叶悠自己的记忆,将“春日野悠”的记忆比喻成端放在角落的一堆影音数据或许会比较恰当。

     也就是说,之前“春日野悠”的经验常识叶悠是没办法一并继承的。

     所以,还以上辈子的思考方式来应对校园,叶悠此时的“萌新”状态也就情有可原了。

     (这货上辈子不怎么长命,二十岁就走火入魔嗝了个屁,挂啦。而在有限的二十年里,大部分时间还几乎全都贡献给了修炼,人情世故方面理所当然就是个小白了。

     不过话说,这其实也是环境所致。实力为尊的修真世界,低声下气讨好别人也是没有用的,所以叶悠从来没研究过为人处世,因为不需要。)

     ……

     “当然不是!”一色慧斩钉截铁肯定道。

     “啊……”

     “不过你放心,转学生也有转学生的解决办法。”一色慧说着说着,不知何时就已经自然熟地攀上了叶悠的肩膀。

     “什么办法?”叶悠从善如流地询问道。

     “写一份外交文书交给班级里的头头就行。”

     “外交文书?班级里的头头?”叶悠仍是一脑袋子问号。

     “放心,外交文书我来帮你搞定!”一色慧特豪爽地拍着胸口保证道。

     “对了,还没介绍我自己,我叫一色慧,你叫我一色前辈就行。以后在学校里碰到事了,尽管报我名号。”

     “前辈?可我们不是同级的吗?”

     “凡事当然都有先来后到啦。”

     “哦。”叶悠想到修真界里门派弟子也是按照入门的先后顺序论资排辈,便也释然了。他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性格。

     ……

     叶悠之后几节课的下课时间,仍然全被一色慧霸占,也就是说,一上午,叶悠就没和班级里的第二个人说过话。

     有点小遗憾,叶悠本来是打算来学校后多交些朋友的。

     不过算了,毕竟人家也是为了他好。而且,只要等“外交文书”递交上去搞定后,事情应该就能解决了。

     好不容易,叶悠盼来了中午放学。

     “拿去,外交文书。”一色慧靠近叶悠后,迅速环顾了眼四周,“把它亲手交到班长大人手里。”不知为何,一色慧把声音压得很低。

     “谢了,一色前辈。”叶悠答谢道,“一会我请你吃饭吧。”

     “好说好说,小意思。”一色慧没想到新来的转学生这么好骗,嘴角抽搐,极力憋着笑,“去吧,加油!”

     “嗯。”叶悠正准备行动,却忽然又被搞事的一色慧叫住了。

     “等等,还是到没人的时候再给她吧。”这捣蛋boy见叶悠从头到尾一直信任、没怀疑过他,反而于心不忍了,“手软”了一小下。

     “啊,好的。”

     叶悠说完,从善如流地“尾行”起小野寺小咲出了班级。

     嗯,要等到周围没人的时候。叶悠耐心地等待着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