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你能把衣服穿上了吗?
    “没事吗?”叶悠走到二阶堂木也的边上,蹲下身询问道。

     都被打成这副熊样了,怎么可能没事。半♀赤♂裸的一色慧在一旁翻了个白眼,心下吐槽。

     “能站得起来吗?”叶悠向他伸出手,善意地笑道。

     这或许是叶悠在学校里露出的第一个笑容,灿烂又温柔,像雨过天晴后天边的彩虹,明亮却不刺目。

     得益于与双胞胎妹妹穹相似的清秀面孔,不故作冷漠的叶悠,其实拥有夸张、非凡的亲和力。

     若不是被一色慧给坑了,叶悠大概早就妥善处理好学校里的人际关系了。

     只要仗着一张人蓄无害讨喜的面容卖萌就好。

     而不是到现在还只能冷着一张脸扮酷……

     不过,在和自己拥有同样“悲惨遭遇”被排挤的倒霉蛋面前,就不用伪装了吧,叶悠不由地对二阶堂木也生起亲切感。

     这个人,如果是这个人的话,一定不会同那群蠢货们一样,排挤转学生的!叶悠坚信。

     ……

     可恶,不要离我那么近,雅蠛蝶,滚开!

     你这个帅得恶心的混蛋!

     被春日野悠贴得这么近,二阶堂木也的内心是抗拒的。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这个人救了我?明明自己被打的原因就是想找一群人来揍他一顿、教训他的啊……

     总感觉被以德报怨了呢。

     仔细回想起来,转学过来的这一星期,春日野君似乎没做一件讨人厌的事情……

     果然,是我太小心眼了吗?

     “谢谢,还有……对不起。”二阶堂木也细若蚊声般开口,声音小到连自己都听不见。

     “什么?”叶悠没听清。

     二阶堂木也脸一红,伸出手,准备接受叶悠拉他起来的好意:“我刚才说,谢……”

     可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柚梨奈的声音,那个软软甜甜的嗓音,再也不可能有第二个人拥有。

     ……

     “春日野君笑了!春日野君竟然笑了!第一次见他笑啊,简直是犯规,怎么可以笑得这么温柔。看见这么温柔又拥有正义感的他,就算是表白失败了,却还是连想将他忘记这一点,都做不到呢……”

     不远处,柚梨奈似是感概又似是惆怅的呢喃,恰恰巧一字不差地落进了二阶堂的耳中。

     “白痴!”二阶堂木也忽然通红着眼大吼出声,将叶悠示好的手猛地、一把拍掉。

     他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似乎没做过一件讨人厌事情的春日野悠,做了一件令他永远无法原谅的事——

     春日野悠把柚梨奈弄哭了。弄哭了!就在今天早晨。

     “她笑起来那么好看,你却把她弄哭了!”二阶堂木也吼着在场没有一个人能听懂的话,摇摇晃晃站起来。

     遍体鳞伤,像是下一秒就要摔倒回地上。

     “你没事吧?我扶你……”叶悠皱眉担忧。

     “滚开!别碰我!我要你多管闲事了吗?你这个惹人生厌的转学生!”二阶堂木也鼻青脸肿的面庞,泪水混着血水顺着大大小小的伤口冲刷,千沟万壑般,他歇斯底里地咆哮。

     转学生。

     又是这三个字,叶悠的表情猛一下冷了下来。微笑由于惯性还挂着,却也变得稀薄而寒冷,像冰冻三尺之际雪地上幽幽的浮光。

     他盯着二阶堂看了足足好几秒,二阶堂木也或许是在害怕,又或许只是单纯地站不稳了,身体不停地颤抖,却咬着牙死命挺直脊梁。

     ……

     你看,他和我一样,被大家排挤了。

     这个人,如果是这个人的话,一定不会同那群蠢货们一样,排挤转学生的!

     ……

     “走吧。”叶悠忽然意兴阑珊,淡淡地和一色慧说了句后,转身掉头。

     “悠,等等!”一色慧头大,他发现,因为自己捏造的那个“转学生被人讨厌”的恶劣玩笑,春日野悠好像已经完全误会了。

     “等等我!”他喊着,正准备跟上去,眼角处却忽然瞥见步履蹒跚往观战人群那跌跌撞撞一步一步挪去的二阶堂木也。

     要怎么做,貌似不用再说——

     “我去你妈的!亏悠刚才还这么帮你出头,真是瞎了狗眼了。”

     一色慧冲过去就是一脚,使足了力气,二阶堂被踹飞出一米多远,又在地上打了两个滚,恰好滚到了观战人群面前。

     趴在地上,没有起来的力气。辱骂与非议,就全都在二阶堂木也的脑袋前上方响起。

     “什么人啊?春日野君好心帮他,他就一副这种态度。”

     “我说,这种人啊,活该被打死。”

     “好心疼春日野悠同学啊,你们注意到他最后的表情了吗,当时看得我真是心都要碎了,那一刻,多想把他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他呐。”

     “得了吧,拜托有点自知之明,要安慰也是我来安慰好吧。”

     “对了,说起表情,你们刚才有谁拍下春日野悠sama微笑时的模样了吗?”

     “我拍了!”

     “传我一份!”

     “我也要!”

     ……

     不过,话题只一会就又跑到了春日野悠那儿,而被揍得一身大伤小伤的二阶堂木也,眨眼间便被大家所遗忘。

     当然,像只败犬一样躺在这的二阶堂木也,并不在乎别人怎么议论他、对他的态度怎么样。

     只要除了那个人外,都无所谓。

     刚才的声音里面没有她,二阶堂费力地抬头。

     “你还好吗?”软软甜甜的嗓音,就在他耳畔边上响起。柚梨奈蹲下身,手撑着下巴,询问他。

     “嗯,我很好。”二阶堂木也傻乐地咧着嘴,鼻青脸肿,太丑了,简直像是在哭。

     ……

     回去的路上,叶悠与一色慧——

     “悠,那个人脑子有坑。”

     “嗯。”

     “所以说你别放在心上。”

     “我没放在心上。”

     “胡说,你看你的表情,你分别就有!”

     “我没有。”

     “你有!”

     “我没有。”

     “你就有!”

     “我说没有就没有!”

     “可你明明就是有!”

     “够了!你有完没完?”叶悠烦不胜烦,忍不住吼道。

     于是,一色慧瞬间不敢说话了,支支吾吾的跟个受了气的小媳妇似的。

     叶悠叹了口气:“一色前辈。”

     “啊?在!”一色慧听到叶悠喊他名字,立马举手应声。

     “我说,你能把衣服穿上了吗?”

     “诶?啊……不好意思,我忘了……”

     这就很尴尬了。

     ……

     TMD,怪不得一路上走来,老是被各种奇奇怪怪的目光打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