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修炼
    在学校旁租房子、搬家,打理好这一切已经是三天后。

     穹今天“陪”着叶悠上上下下搬行李,似乎有些累了,早早便回房间睡下。嗯,不要误会,穹的所谓“陪”只是跟在叶悠身后催促、使唤而已。

     例如——

     “搬快点啦。”

     “好没好?我饿了。”

     “悠,不许偷懒哦。”

     ……

     女孩偶尔也有体贴可爱、会关心人的时候,不过很罕见就是了,一天下来,总计帮叶悠擦过两次汗以及买过三次水。

     很了不起的数据了。

     只可惜配上表情与话语时依旧显得不怎么坦诚——

     “我可不是因为喜欢才这样做的,只是看你满头大汗太可怜了。”

     “水多买了一瓶,反正扔了也是浪费。”

     白嫩精致的小脸蛋上面无表情,说着诸如此类的话语。

     嗯,有个妹妹做伴儿也还挺不错,叶悠发现自己越发享受起这种生活。

     ……

     晚上,十点出头。

     确认穹已经睡熟,叶悠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上。

     经过将近四十天的锻炼健身以及药剂调理,这具身体终于达到了能够炼气化神的初步标准。叶悠觉得,差不多是时候该重新踏上修真的征程了。

     ……

     修真可以细分为符修、丹修、剑修、鬼修、妖修、阴阳双修等,各有优劣。

     举例来说的话——

     符修金符难成,但结符后法力雄厚变化多样,对法器依赖少,并擅长阵法之道,对资质要求极高,修炼之人也最少;

     丹修对法器依赖大,但经法器增幅后的法术威力也大。结丹不难,讲究循序渐进即可,修炼人数最多,一直号称正统;

     剑修唯精唯纯,舍剑之外再无他物,对毅力和心性要求较大,初期弱势,后期威猛,法术讲究“一剑破万法”。

     叶悠上一世便是一名符修,而说来也巧,这个世界盛行的阴阳师,恰也可以算作是符修的一个分支。

     叶悠修炼的功法名为《玄符天书》,在上一世的修真界里享有鼎鼎盛名,只可惜是个残篇。

     他曾试图参考借鉴符修的其余功法将《玄符天书》往下推演,可奈何符修势微,早早就有了要退出修真历史舞台的迹象,甚至符修的功法都找不出几本,找出来的也无外乎是与《玄符天书》一样的残篇断简。

     因此,致使他毫无进展。

     而如今阴差阳错来到了这个阴阳师盛行的世界,叶悠心思不由活络起来,是不是可以借由他们的修炼功法来找寻一些灵感?

     不过这些事情暂时不急,叶悠压下了有些发散纷乱的念想,深吸了口气,凝神。

     《玄符天书》以其精妙独特的“符塔”而闻名,在炼化灵气这一块儿,反而并没有出彩的地方。

     修炼开始后,叶悠按部就班地努力凝聚空气中的灵气,进行他这一世“第一桶金”的积累。

     有了上一世的经验,按理来说应该不费吹灰之力才对。然而,仅数息过去,叶悠便锁起了眉头。

     “末法时代?”

     灵力的稀薄,让他脑中不由地浮现出这么个词来。

     如果一直以这样的速度凝聚灵气并炼化,那筑基堪忧啊……

     ※※※※

     第二天,叶悠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出来给妹妹做饭时,被穹“强势围观”了好久,让他不由地尴尬。

     其实按照常理来说,他修炼完后应该精神百倍才对,奈何,这个世界的灵气浓度根本就不配与“常理”两个字相提并论。

     勤勤恳恳修炼了一晚上,体内的灵气值竟然连入门都谈不上,什么鬼!

     现在的叶悠顶多算是个体内有几分灵气、身体素质出色的普通人而已。那什么用修炼来代替睡觉的境界,嗯,老实说,离他还有点远。

     ……

     “啊——呜。”

     今天早上,叶悠无精打采地第五个哈欠。陪穹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的他,眼皮像被灌了铅一样,不停地直要往下耷拉。

     终于,在某个时刻撑不住了,完全败给大睡虫,脑袋一歪,斜靠在沙发上睡死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的脑袋正侧枕在妹妹的腿上,脸蛋与女孩雪白细嫩的肌肤紧紧相贴,很奇怪的,突然一阵紧张。

     穹大概还在看电视,是一部无声的哑剧。等等,不对,好像是穹把声音关掉了。

     这家伙。

     表明上无理取闹又任性,可其实却很会体贴与关心人嘛。

     这样的穹,就仿佛是不加糖的甜般,虽然不坦率,却异常可爱。

     ……

     “醒了吗?”穹一边面无表情地开口,一边拿着遥控器胡乱的换台,于她而言,没有声音只有画面的电视,怎么看怎么无聊。

     诶?这时候该诚实地回答说“醒了”吗?怎么感觉很尴尬,算了,还是装睡吧!

     “醒了就起来把口水擦擦,还有,你的脸烫死我了。”

     嗯?

     叶悠根本无法想象,一个女孩子面不改色说出这种让人难堪的话是怎么做到的。

     总之,他听完,又羞耻又羞愤,忙不迭地把脑袋从穹的大腿上移开。

     枕在自己妹妹的腿上睡觉,竟然流口水了?太不争气了吧!

     叶悠胡乱地擦着嘴角,擦着擦着突然发现不对劲——手和嘴巴都是干的……

     “你骗我?”叶悠郁闷,刚还在夸穹可爱来着,转眼穹就这么不给面子的让他下不了台,简直是教科书般的光速打脸。

     “没有骗人,你的脸烫得快冒烟了。”穹伸出手指指向叶悠,语气一贯的不咸不淡。

     呼,气死了!

     穹跳开口水的事专挑后面的来说,叶悠还真没法反驳,可脸烫是因为气的啊!

     果然,前面夸赞她的话不能算,作废、全部作废!我的妹妹不可能可爱!

     ……

     晚饭的时候,叶悠和穹说了明天自己要去上学的事,他怕妹妹突然一个人待家里会不习惯。

     “哦。”穹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叶悠不放心地又出声叮嘱道。

     作为一个修真者,来到这世界的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也逐渐地熟悉并掌握了这些现代化的工具。

     而在此之中,手机无疑成了他的最爱,一只手大小的玩意功能却多种多样,可谓新奇又有趣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