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来拜师的热血男
    “额,那个……想和你说件事。”一色慧吞吞吐吐。

     “说啊。”叶悠不由地觉得好笑,这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样子也是够逗的。

     “嗯,我先请你吃饭吧。”一色慧心虚了。

     “别,我还有妹妹在家。”

     “带出来一起呀,刚好我也有个妹妹,作为家庭联谊?”一色慧想了想,又画蛇添足般补上一句,“我的妹妹,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叶悠思索片刻,最终还是点头应了下来。

     最近一直是他在家里做饭,吃得都很简单,他倒是无所谓这样清淡的日子,就怕穹会不习惯。所以,带出来吃点别的调剂一下也好。

     一色慧见叶悠同意了,连忙拿出电话预定饭店,那急切的样子,就像是怕叶悠反悔似的。

     他的下一通电话则是打给自己的妹妹——

     之前很骄傲地放出豪言壮语说不会让叶悠失望的妹妹。

     当然,这种事,叶悠根本不在意,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失望不失望的说法了。一色慧的妹妹,他不觉得会和他有什么关系。

     “彩羽,待会一定要全力以赴啊!哥哥只能靠你啦!”

     一色慧走到一旁,偷偷瞥了瞥自顾自整理书包的叶悠一眼,才压低声音向自己擅长耍小聪明装可爱的妹妹拜托道。

     开了这么恶劣的玩笑,是个人都会火冒三丈的。一色慧也是捣蛋完后,才知道后悔。

     至于补救的话,这时候,只能是靠请客赔罪外加牺牲妹妹的色相了……

     两人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

     但是,却忽然被一个人拦住。

     由于叶悠与一色慧磨蹭得比较久,此时,大部分同学都已经离开,整个教室空空荡荡,唯独剩下他们几人——

     叶悠、一色慧、以及,不被待见的二阶堂木也。

     “你丫的还有脸……”

     一色慧一见来人,气得直接破口大骂,却反倒是被叶悠伸手制止,打断了他。

     “什么事?”叶悠皱眉问道。

     心下却在惊讶——原来这恩将仇报的货竟然和他还是同班的?

     叶悠在班级里待了一星期,但一直游离在圈子外,认得的同学面孔只有半数,叫得上名字的则更少。

     “请收我为徒!”虽然被揍得鼻青脸肿伤口还没消褪,可这傻大个却意外得中气十足。

     咦,等等,他刚刚说了什么?

     请收我为徒?

     二阶堂木也简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昨天才把叶悠得罪惨了,今天竟然出奇地跑来拜师。

     “你脑子被驴踢了?”一旁的一色慧差点被气笑了。

     二阶堂木也大概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有多么的恬不知耻与荒谬,憋红着脸,却丝毫不打算停下自己的疯言疯行。他一瞬不瞬盯着叶悠,一副认真、倔强到死的样子。

     想要打败对方,那就必须要有与之相匹敌的实力。而他活到这么大,还从没见过比叶悠还能打的人。

     所以,徒弟打败师傅,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类的桥段,便不可遏制般,浮现上他的脑海。

     只要有朝一日能够打败他,为此,哪怕一直忍辱负重也无所谓!二阶堂心下甚至有了“视死如归”的决心。

     他就是这样一个脑袋缺根筋、热血动漫看多了的少年罢了。

     ……

     叶悠总觉得自己被人当白痴了。

     这个人是弱智吧,昨天那么脑残得恶心了他,今天还好意思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给他拜师?

     叶悠真想朝他来一句“滚你丫的”,但可惜,他是个有素质有风度的修真人士。

     “为什么?”叶悠语气冷淡,潜台词则是——你有病?

     “我要打败武佐绪!”二阶堂挑了一个短期的目标,斩钉截铁开口回答。

     其实,他心下对叶悠的态度实在是太过复杂——

     感激、愧疚、憧憬,却又抱以敌视。

     早在他听说武佐绪要报复春日野悠时,他就觉得自己怎么也不能袖手旁观了。

     当然,就算他帮忙,大概也是帮倒忙吧。就凭他只能躺在地上被动挨打的弱鸡战斗力。

     “你走吧。”这次,除了冷淡外,叶悠的语气中自然而然的还带着一分嫌弃。

     “请收我为徒!求你了!”

     “噗通”一声,二阶堂木也竟然一言不合就给叶悠跪下了。

     WhatTheFu♂ck?

     看得一色慧瞠目结舌,他没想到,这人竟然疯到了这种地步。

     叶悠也有点被吓到,华夏有句古话说得好啊,男儿膝下有黄金。他实在是看不懂,二阶堂跪在他面前是搞毛。

     如果是赔罪的话,在叶悠看来这种程度确实已经能算得上是郑重。

     可这货丫儿的却是想拜师?

     叶悠是万万不可能答应的。他虽然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但也没大肚到这种二话不说就不计前嫌的地步啊。

     不过,人家都给跪下了,叶悠也不好再把话说得太难听。于是,打算随口找个过得去的理由打发掉。

     他瞥了眼跪得正正经经的二阶堂,一板脸,正色道:“你拜我为师也没用。因为,用暴力对付暴力是弱者才做的事情。”

     “诶?可你昨天不就以暴制暴了吗?”一色慧插嘴。

     MD,就你屁话多!

     叶悠没好气地瞪了身旁的家伙一眼,只好再一次开口自圆其说:“暴力不能解决问题,但是暴力可以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说完,他不想再和二阶堂在这没完没了地纠缠下去,抬腿,从跪着的傻大个身侧擦身而过。

     见状,一色慧忙不迭跟上。

     ……

     “用暴力对付暴力是弱者才做的事情。”

     “暴力不能解决问题,但是暴力可以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说得太好了!

     二阶堂听得两眼放光,由衷得认同。半响,他才发觉叶悠已经走出教室了,连忙慌里慌张爬起来冲到走廊——

     “师傅,明天我也会继续的!”

     当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二阶堂却毫不在意,自顾自从兜里掏出一本小本子,飞快地拿出笔在上面记录着些什么。如果能看到封面的话,会发现,上面其实写着这么一行字——

     “吾一生之敌——春日野悠语录。”

     二阶堂要打败的对手,是他最讨厌也最憧憬的人,必须为此豁出整个人生!

     嗯,热血中二的人生,无外乎这样。

     大概二阶堂长大以后,会觉得十六岁的他简直羞耻又荒唐。但至少现在,这个傻大个沉浸其中自得其乐。

     因为,他此刻的人生,充满了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