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该来的还是来了
    好似从远处传来的“吱呀”一声轻响,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了!

     ……

     深夜一片漆黑,iPad屏幕发出莹莹微弱的光,打在叶悠赤红又亢奋的脸上。

     这个穿越过来没多久,没见过什么“市面”的小白修真者,终于在某个时刻,接触到了这个位面最不可言说的“精神毒♂品”。

     该来的还是来了。

     像是一张纯白的画卷,沾染上杂乱零散的斑驳。

     如果叶悠若干年以后回忆起这个人生的岔道口,大概也只能支支吾吾地归结为这么一句话吧——

     那年春夏,误入歧途。

     ……

     双休日,整整两天,叶悠觉得自己跟废了一样,足不出户抱着个iPad赖在床上。

     有时候会想,自己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大对劲?总感觉太消极太颓废了。但每次这种负罪感刚一升起来,托穹的福,叶悠就会立马又将它打消掉。

     没事没事,隔壁的妹妹一个月都是这么过来的,我就双休日偶尔放松一下,有什么关系。

     而且,这种休闲娱乐方式,在这个世界已经稀松平常了吧。自己虽然是个上进又勤勉的修真者,但也不能太死板不懂变通来着。

     对了,这叫入乡随俗!

     ……

     星期一,叶悠顶着两个黑眼圈去的学校。

     和往常一样,今天的他依然是大家视线的焦点、议论的中心。

     “悠大人的脸色不太对劲啊,是没有休息好吗?”

     “也许是担心吧,今天可是武佐绪扬言要找回场子的日子。”

     “对哦!怎么办?我们去告诉老师吧!”

     “别犯傻了,大姐,打小报告顶个毛用?”

     “那我们就报警!”

     “……”

     ※※※

     似乎真不是排挤。

     叶悠再次确认后,捻着下巴点头认同。

     万幸,困扰他一个多星期的“被迫害妄想症”终于有救了。

     总体来说是件大喜事,但也有一个挺令人尴尬的地方,那就是——

     叶悠花费了一个多星期才“苦心经营”出来的一个“超人气”高冷系男神角色,这时候忽然把“高冷”的卖点摘掉,角色在不知情的旁人眼中,会不会突然显得很崩坏?

     感觉有这个可能,不,可能性很大!

     所以,转变还得一点一点来。

     接下来一段时间,继续扮高冷,然后,再偶尔“一不小心”展露出自己亲切温和的一面,给大家一个逐渐适应的过程。

     没有错,就是这样!我不愧是个天才!

     叶悠脑子中已经出炉了一个大致可行的计划。

     这两天“沉迷学习”,收获果然是显著的。

     iPad中,除了“学习文件”外,叶悠第二个涉猎的便是“偶像剧”类别,里面的情情爱爱狗血桥段看得他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而偶像剧的男主模板,叶悠也自认为已经摸透了。

     他给自己设定的“角色性格”,便是建立在看了好几部偶像剧之后,自觉颇有感悟、学有小成的基础上,打造的“完美冷都男”版本。

     今天来学校,对叶悠来说,应该是一个学以致用的过程。

     ……

     上课铃响,第一节是数学课。

     打着哈欠坐在座位上的叶悠,一看见齐藤结衣老师进门,立马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强打起精神。

     与两个乌漆墨黑特显眼又抢镜的黑眼圈正好相反,叶悠的精神面貌,却在此刻猛地亢奋起来。

     齐藤结衣老师,是叶悠班上唯一的女老师。

     对了,话说,比起“女老师”,果然还是“女教师”这个词听上去更色♀情一些,不对,是更加顺耳一些呢。

     叶悠这几天看的片里,好几部标题都带着“女教师”这个词汇。

     例如:“女教师失格”、“女教师监禁”、“女教师放课后”等等。

     如果用“女老师”来替换,总感觉就差了些什么。

     大概是入乡随俗的缘故,叶悠对当地文化的了解,不知觉间似乎便精进了许多。

     ……

     齐藤结衣老师端着书本讲课,长发披肩,戴着眼镜,看起来温婉又知性。叶悠不知道女教师的真实年龄,不过目测二十三岁上下吧,一身OL装束,胸前的白衬衣被高高撑起,显露出她饱满的内涵。

     下意识与这两天所看片中的女主角进行了详细的对比,得出的结论是——无论如何、从哪一方面来说,都还是齐藤结衣老师更胜一筹。

     叶悠目不转睛地盯着讲课的女教师,全神贯注。

     ……

     今天,齐藤结衣第一次发现叶悠竟然在认真听她课,没有睡觉,也没有自个儿在桌上乱写乱画。

     天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片刻的震惊过后,女教师在不敢置信中确认了这的确是事实没错,于是,一瞬间欣慰地露出了笑容。

     春日野悠君,终于懂事了!

     见证自己教导下的学生从不务正业到发愤图强,那种成就感,简直无法言喻。这或许,便是对于教育者这个职业而言,最伟大的魅力所在吧!

     她迈步走到叶悠桌子边,想要夸奖勉励这位“后进生”几句。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有点古怪,让她摸不着头脑。

     她踱步到春日野悠身侧正准备开口时,忽然被后者抢了先。只见春日野悠当着她面抬手,慢慢悠悠一挥胳膊,将桌上的毛笔扫到了地上。

     “老师,能帮我捡一下笔吗?”

     “哦,好的。”齐藤结衣老师有些尴尬,但还是蹲下了身子,帮了学生这个小忙。

     尽管女教师很奇怪——这个笔好像明明是对方有意扔地上的啊……

     然而,当她把捡起来的毛笔递还给学生时,却见后者一脸不满意的神色,嘴巴里嘀嘀咕咕念念有词。

     好像是在说什么“剧情不一样啊”之类的。

     更气人的是,自己帮了他的忙,这坏学生非但不懂感激,反而老毛病又犯了。

     再一次开始不听她的课。

     只不过这回不是睡觉也不是乱涂乱画,而是戴着个耳机低着头自顾自看片。

     齐藤结衣老师只得叹了口气,无奈地摇头。

     ……

     下课后,叶悠在走廊处追上正准备回办公室的齐藤结衣老师。

     “怎么了?”女教师现在看到这个问题学生就有点头大。

     “老师,你什么时候来我家做家访啊?”

     “诶?”齐藤结衣被问得一愣,她暂时并没有这种计划。

     “那你能来我家做家教吗?”

     “啊?”

     “算了,那你告诉我保健室在哪吧。”

     ……

     一路跟着叶悠进了保健室的一色慧一脸古怪,他觉得自己好友今天的表现特别反常。

     脑子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很荒唐很扯淡的可能性。

     于是,他吞吞吐吐半天,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喂,你该不会把我隐藏文件夹里的片子全翻出来看了吧!”

     “没啊,我就看了学习文件和……”

     “卧槽!就是那个!我不是设置隐藏了吗?”

     叶悠摇头茫然。

     他对这些数码玩意暂时还搞不大懂,不知道什么文件夹隐藏不隐藏的。

     “喂,你该不会把那些片里的剧情当真了吧!”

     “不是你说的吗,片子都取材于现实啊。”叶悠见保健老师不在,便自个儿大摇大摆躺倒了保健床上。

     “那你也要看是什么片子啊!”一色慧服了。不愧是阴阳塾出来的人才,一个比一个呆萌,一个比一个夸张。

     “没啦,我其实就是试试。我知道片子里的手法都是建立在艺术的表现形式上的。但是,我这个人,新学到什么东西,就总忍不住想去实践实践。”叶悠无所谓道。

     “呵呵……幸好我的存货里没有强♂暴和下♀药的题材。”一色慧有气无力地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