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阴阳机密
    泡完温泉,重新淋浴后穿上日式浴袍,叶悠和一色慧面色凝重地迈入了休息间。

     而穹和一色彩羽,已经面色不善地在屋里正儿八经端坐着了,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严刑拷打的气氛。

     原先还和一色慧并排走着的叶悠,不知何时,故意落后了小半步,伸脚踢了踢同伴。

     你惹出来的,你给我解决。虽然没开口,但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一色慧苦着一张脸,接下了差事。

     毕竟他坑了叶悠一星期那事还没算完,所以,这会儿压根不用去想什么人权。

     他在妹妹们面前站定,深吸了口气,倏地,“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事出突然,叶悠反应过来后,顿时无语。

     这货该不会是下午的时候受二阶堂传染了吧?说好的清者自清,堂堂正正解释清楚呢?这一跪,就丫的已经服软了吧!

     总感觉在妹妹们面前下跪太羞耻和丢人,叶悠不忍直视,偏转过脑袋。

     “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一色慧虽然跪着,但胸膛好歹还挺得笔直,正义凛然。

     这倒还凑活,态度强硬点铁定没错。叶悠瞄了一眼,心下点头。

     “哦?”小彩羽同学走到一色慧身前微微蹲下,双手可爱地捧起脸,微微歪过脑袋,眨着双看似天真无邪般的漂亮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的老哥。

     又来了又来了,就是这幅表情!

     这样恶劣地扮可爱装天然,给人很大压力好嘛!

     一色慧栽倒在这太多次,以至于都留下了心理阴影,顿时,慌张得脑门都沁出了汗珠。

     “哦?”小彩羽同学眯起笑眼,再次俏皮的问了一声。

     “可能如你所想,但是我可以解释!”一色慧先前还笔挺的脊梁,一瞬间垮下了大半,强势的台词也转眼间变得软捏捏。

     “哦?”彩羽酱还是不肯放过他。

     一色慧瞬间崩溃了,整个人“啪嗒”一声跪伏到地上缴械投降:“好吧,我解释不了……”

     叶悠在一旁已经看傻。

     他完全没明白,怎么打都还没开始打,自己的队友就已经崩盘二十投了?

     这尼玛是个演员吧!

     让我们来看一下复盘——

     “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哦?”

     “可能如你所想,但是我可以解释!”

     “哦?”

     “好吧,我解释不了……”

     这什么玩意啊?叶悠严重怀疑自己碰上了剧组。

     所以这时候,只能他亲自站出来解释了,毕竟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在穹心目中成为“那样”的人。

     “咳咳,还是我来澄清一下吧。”叶悠清了清嗓子,上前一步正色说。

     “不用不用,我们已经全都明白了。”一色彩羽意味深长地开口,打断了叶悠。

     “别闹,你们真不明白。”叶悠语重心长,“事情是这样的……”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彩羽酱猛一把捂住耳朵,然后就是撒泼、无理取闹般的,疯狂地摇起了小脑袋。

     叶悠:“……”

     目瞪口呆。

     突然,好像、似乎、也许,有点能理解一色慧的心情了。

     ……

     这破事好不容易告一段落。

     四个穿着日式浴袍的家伙盘腿坐在休息室里打牌,安逸清闲。

     泡完澡的穹,脸上还孕着一丝潮红,奶白色的长发扎成一个斜马尾,温顺地从肩膀一侧披下。

     身着浴衣,让穹看起来与寻常时刻显得稍许不同,青涩中又夹杂着一丝成熟女人味的妩媚,好似清晨带露的红苹果。

     而一色彩羽的浴袍装,则是将可爱与俏皮体现到了极致,红扑扑的脸蛋,披肩的亚麻色长发搭配淡黄色的浴衣,总让人觉得浑然天成般挑不出任何毛病。

     如果一色慧先前所说的,他的妹妹绝不会让人失望是指这一点的话,那叶悠也只能老老实实点头承认——没错,一色慧说得对!

     穹与一色彩羽,就连在打牌时也要互相分个高下。叶悠和一色慧本只打算随便玩玩,可打着打着却由于两女孩较上劲的缘故,抽身不得。

     “不许走!”

     “决战到天明!”

     牌局搞到十一二点才结束,索性第二天是休息日不用上课,四人便干脆在这开了两间房,懒得再回去了。

     进屋睡觉时,叶悠和穹很自然地进了同一间,把一旁的一色兄妹看得一愣一愣的。

     一色慧冲进去把叶悠拉了出来:“应该是咱两大老爷们一间,穹和彩羽一间才对吧。”

     “其实,人家和春日野悠前辈一间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啦。”一色彩羽发表了不同的意见。她装出害羞的样子,搅着手指,轻声开玩笑道。

     “别贫了!”一色慧翻着白眼把自己的妹妹赶去穹那。

     女孩子房间的门刚一关上,穹与一色彩羽便齐齐哼了一声,脖子一扭,互不相望。

     ……

     只剩下两人后,叶悠随即意料之中地冷下了脸。

     “悠,你还在生气呢?”一色慧明知故问。

     “那个……有件事很奇怪,不知道你发现没。”他自顾自继续开口,小心地打量着叶悠的神色。

     “按理说,我那种破绽百出的漏洞,随随便便都会被看穿吧。”一色慧筹措着语气,斟酌道。

     叶悠一听,鼻子都差点被气歪,这意思是——我之所以骗了你,完全是因为你蠢?

     “悠,你转学过来前的日常生活环境,并非是普通的高中吧?”

     “嗯?”叶悠眉毛一跳,抬起来正准备揍一色慧的手微微顿了顿,转而眯起眼,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是阴阳师开设的私塾?又或者是学园都市里的研究所?你一直给我一种很神秘的感觉,明明强得过分、各方面都很优异出色,却竟然会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

     “这样的你,和我所知道的一位阴阳师天才很像。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那个所谓的的天才啊,也被我骗得很惨。”这货似乎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嘿嘿嘿开始一个劲傻笑。

     “也……”

     听到了某个在意的字,叶悠嘴角抽了抽,然后,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招呼到得意忘形了的一色慧脑门上。

     打归打,不过,倒还真让一色慧这家伙猜到了个八九不离十。

     叶悠上辈子自打娘胎出生以后,便是一个劲闭关修炼两耳不闻窗外事,可惜,连“入世”都没修炼到就挂了。

     所以,这辈子才一开始就将“入世”的修行提上日程,例如上学。

     “你对阴阳师很了解?”

     虽然这个世界由于“灵灾”的缘故,使得阴阳师从幕后走到了台前。但是,他们受人尊敬的同时,却也似乎刻意地在与普通人保持着距离。

     并且,绝大多数与阴阳师相关的东西,都被列为了“阴阳机密”,禁止民众触及。

     然而一色慧却似乎了解不少,叶悠略有些在意的,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