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这样,一色彩羽向穹发出挑战
    对了,说起充满斗志,那此刻就不得不提一提另外一位家伙了,那就是——

     因为接下无良老哥的委托而决心全力以赴的一色彩羽同学。

     “初次见面,前辈!我是一色慧的妹妹,一色彩羽,请多多关照。”

     女孩眯着笑眼,俏皮地歪了歪脑袋冲叶悠打过招呼,亚麻色的及肩长发随着摆头浅笑的节奏微微晃荡着,许是由于角质层的存在,发丝间闪闪地反射着夕阳的光辉。在那一刹那,以一个极其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闯入视野。

     青春全开,并完美地展现出符合当今时代女子高中生的活泼魅力。

     微微越过膝盖的裙子长度,袖子稍长的奶油色的开襟毛衣,领口的缎带轻轻的系到似乎能看见锁骨又似乎看不见的程度,令人遐想其中似乎产生了空隙。

     轻飘飘的头发与栗色的大大的小动物般的瞳孔搭配在一块儿,十分可爱,制服也仅仅有一点凌乱,女孩轻轻地握着开衫毛衣多出来的袖口,矜持得恰到好处。

     “你好。”叶悠第一次这么热情地被人打招呼,倒有点不习惯。

     叫自己前辈外加熟悉的凡矢理高中制服,一色慧的妹妹应该是一年级的学妹吧。他心下想到。

     “前辈,这是我自己做的点心。”明明只是第一次碰面,女孩却忽然害羞又腼腆地递上了份精美漂亮的折纸包装点心盒,眨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期盼地看向他。

     叶悠并不擅长应付这种状况,只能淡定装酷地道了声谢谢后,将其收下。

     好在之前一个星期在学校里的形象都是“高冷系”,所以此时以这幅状态来应对,倒也显得有模有样。

     见叶悠收下礼物,一色彩羽自觉已经成功了一半,便偷偷地向自己哥哥投去了一个得意的眼神。

     充当着“拉皮条”角色的一色慧同学,毫不犹豫,赞许地回之以大拇指。

     ……

     “一色同学家是开点心店的吗?”不知为何,叶悠忽然开口问道。

     “不是啊。”一色慧下意识摇头。

     “可点心盒上面贴着《小野寺和菓子屋》的商品标签。”

     “诶?”

     这就尴尬了,不知该说是叶悠观察细致呢,还是一色彩羽粗心大意。

     “啊,我最近放学后在那兼职。”一色彩羽不愧是演技派,虽然戏路子走得可能是“浮夸”路线,但演员的自我修养和随机应变能力却还是过关的。

     女孩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心下则在盘算着,对于高中女生来说,勤工俭学在叶悠那会不会也是一个加分项呢。

     “哦。”叶悠点了点头,随即揭过了这个话题。

     咦,等等,刚才到底是加分还是掉分了?小彩羽同学从叶悠平淡的表情中看不出丝毫端倪,心下不由地有些微妙的小纠结。

     这时候,一色慧自觉地站了出来打圆场,看向叶悠询问意见道:“现在出发去接你妹妹吗?”

     “嗯,走吧。”

     ……

     穹对叶悠邀请她出去吃饭并不意外,或许应该说,昨天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今天请客道歉才是应该的。

     “你的胸跟飞机场一样……”

     在房间里更换衣服的女孩,不经意间低头瞥见自己花骨朵般幼齿的小胸脯,忽然又想起叶悠说的这句话。

     “真的小吗?”穹不由地,微微蹙起自己好看的眉头。

     ……

     女孩最终还是习惯性地选择了一身素雅的白色连衣裙,出门前,不忘随身带上自己钟情的黑色兔子布偶。

     印象中,自叶悠穿越过来之后,这好像还是深居简出的穹,除了上次搬家外第一次正式的出门。

     “还真是不随意抛头露面的千金大小姐。”叶悠不禁轻笑着摇头。

     ……

     “这是我的同学一色慧,以及他的妹妹一色彩羽。”和楼下等着的两人重新汇合后,叶悠率先向穹介绍道。

     “她是我的妹……”

     “春日野穹。”穹忽然开口,打断了叶悠的话。

     因为是双胞胎,所以穹从来不承认悠是她的哥哥,同样,也很讨厌悠把她当作妹妹看待。

     “吃饭,不是我们两人?”穹丝毫未顾及旁人,任性地说出了令在场其余人有些尴尬的话,“如果他们也一起的话,那我就回去了。”

     似乎是自闭太久,女孩有些抗拒和外人接触。并且,本以为的“二人世界”突然泡汤,穹便小孩子气的闹起了别扭。

     一色慧与一色彩羽面面相觑,显然没料到会碰见这种状况,不知所措。

     当然,此时最尴尬的人非叶悠莫属。只能连忙低声下气地去哄自己家的小姑奶奶:“穹,拜托,就当陪我一次吧。”

     太丢人了,叶悠开口得小声,索性一色兄妹也很配合,假装听不见。

     不过,私底下嘛:

     一色彩羽拿出手机“噼里啪啦”打字发消息给自己的哥哥——

     你看,人家哥哥是怎么宠妹妹的?再看看你,就知道求我帮你这帮你那的,净给你擦屁股。

     一色慧此时有求在先,只能笑了笑,不好反驳。

     但心下却是不以为然的,他的零花钱一大半都被妹妹彩羽巧取豪夺走了,这他都没说什么呢。

     ……

     穹最终还是被叶悠说动,究其原因是,她不放心让悠和别的女孩子一起出去。尤其是在一色彩羽看向悠的眼神那么赤♂裸♀裸的时候。

     路上,一色彩羽一直贴着叶悠,看似聊得来,实则却是在一直没话找话的聊天。穹庆幸自己跟了过来,不然,这“没安好心一肚子坏水”的小妖精指不定要对她的悠干出什么为非作歹的事情来。

     她轻哼了一声表示不满,上前一步,硬生生插在两人中间把一色彩羽径直挤开。

     一色彩羽同学干笑两声,很尴尬。

     然后,吃晚饭时,状况也没好上多少。因为穹的从中阻挠,一色彩羽只觉得浑身有力使不出,一万个憋屈。

     一旁的哥哥还特没眼力见地不停催促,更让彩羽头大。

     大概在看不懂形势的一色慧眼中,此时放缓了“攻势”的一色彩羽是典型的怠惰了,出工不出力,已经收了好处费的情况下却还消极应付毫无“职业道德”可言。

     ……

     上了餐桌,叶悠见穹的话语渐渐多了起来,不由地感到欣慰。答应一色慧的请客邀请,多半也是存着让穹多出来走走、交些朋友的心思在里面。

     现在,穹明显比一开始闹别扭的时候,“开朗活跃”了许多。

     尽管,貌似只有在一色彩羽找叶悠搭话时,穹才会忽然冷不丁地插嘴打断,亦或是倏地开口转移起话题……

     “对了,一开始可能有些误会,现在重新好好认识一下吧。”叶悠见气氛“逐渐走上正轨”,便趁机开口道。

     “这位是我的同学一色慧,这位是他的妹妹,一色彩羽。”

     “很高兴认识你。”穹终于卖了叶悠一个面子,冲彩羽伸出手,语气却是不咸不淡。是一种无可争议的胜利者的姿态。

     而恰好,一色彩羽从来不会服输。

     “你高兴得太早了。”彩羽酱笑眯起眼,俏皮地歪过脑袋,以一副天真无邪的面孔,说出了一句冰冷带刺的话语。

     一色彩羽,向春日野穹正式发出了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