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楪祈
    “对……对不起!”

     仿似凝固定格了的画面,终于被一声急促、高亢的道歉声所打破。

     叶悠连忙抬首、直起身,快步后退。

     从喷香柔软的“洗面奶”中脱身,对一个男人而言,毫无疑问需要莫大的毅力与勇气。

     “没、没关系。”

     穹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说完这句话,少女俯身从地上捡起睡裙,转身。

     “走……走了吗?”叶悠不知为何,鬼使神差般问出这句话。

     穹听完脚步一顿:“你是想我留下来吗?”

     “不是不是!”叶悠连忙摇头,极力否认,“三围量好了,晚、晚安。”

     “晚安。”

     少女走到门口,像想到什么,忽然回过头,开口道——

     “悠,你其实想摸吧?”

     想摸?

     不待叶悠回答,“PONG”一声,女孩关上了门。

     ……

     什、什么意思?

     愣愣地看着门板半响,妹妹雪白细腻的肌肤与好闻的体香,倏地塞满了他整个脑海。

     “悠,你其实想摸吧?”

     这句从字面意思上分析,半是挑逗半是挑衅的话,来来回回在他的脑瓜子里横冲直撞。

     心下好似蹿出一个潜藏已久的小恶魔,在向他蛊惑——

     “像小时候那样就可以!就像你曾经做过的那样!怎么回事,长大了,反而变成胆小鬼了吗?”

     有一种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般的背德快感,好似从背后一把将他深情拥住、紧紧缠绕。柔软妖娆肤白如藕的双手在他胸前探索,一路向上,攀上叶悠干燥发热的咽喉。

     你是,胆小鬼吗?

     不洁的狂热在禁忌线的边缘向他提出邀约,那是属于身体本身的,“原春日野悠”的欲望。

     叶悠脑子顷刻间一团乱麻,心绪繁杂万千、难以平复。

     下意识,从口袋里掏出耳机,戴上——

     “咲いた野の花よ

     绽放的野花啊

     ああどうか教えておくれ

     请告诉我

     ……”

     耳机中传来的柔柔的歌声,像是真的拥有抚平内心波澜的魔力,杂七杂八纷乱的念头,竟是渐渐消弭远去。

     被称作“楪祈”的女孩,歌声中,隐隐约约能察觉到有符文的痕迹。

     得益于此,叶悠似乎终于从先前近乎走火入魔般的状态中摆脱,后怕得喘着粗气。

     对于修行之人而言,“心魔”无异于洪水猛兽。叶悠万万没想到,他穿越来后的“心魔”,竟是拜前任所赐,给他留下的“烂摊子”。

     忽然有些头大,甩了甩脑袋,叶悠决定还是暂且把这纠结的事情抛之脑后为妙。

     反正,总会有办法的吧。

     大概。

     ……

     一首歌静静听完,心绪平复后的他,像是忽然又想到什么,起身打开书桌上放置着的笔记本电脑,登录游戏。

     “还是没回信。”摇了摇头,不由地有些失落。

     好友栏中,名叫“楪祈”的角色头像下,正显示着“已离线超过二十四小时”这么一段灰白单调的陈述。

     “楪祈”是“叶悠”的老婆,至少在游戏中,这是一个百分百挑不出错误与毛病的事实。

     讲一段名为“婚姻”的故事吧——

     四月十九日,天气晴。

     楪祈与叶悠先后出生在一个名字不重要的新手村里。

     操纵这两个角色的家伙,明显都是网游的菜鸟,一样的笨拙与不着调。

     在新手村机缘巧合下加入了同一支队伍,又同样因为技术太臭的缘故,被齐齐踢出了小队。

     然后在叶悠的主张下,两个人凑活着一块儿练级。而某个偶然,听说结婚后能有经验加成,“投机分子”叶悠便不顾“女孩”,不,应该说不顾“女角色”的反对,自作主张缔结了结婚契约。

     嗯,当然,游戏中的结婚是需要充钱的。

     不过,在叶悠掏钱之前,“楪祈”就已经将付费道具买好了。

     虽然有小声反对过,但其实“楪祈”似乎挺无所谓,无论是被踢出队伍,还是和初次见面的叶悠“结婚”。

     因为是在游戏里吧。

     两个人组成的“夫妻大军”,穿着新手装备在新手村外的新手森林里打着新手怪。

     叶悠兴趣盎然、斗志满满。

     “楪祈”却以几乎快停下来的速度跟在后边。纤细的身躯、微小的声音、安静沉稳的动作,缺乏风情起伏,也没什么表情。

     甚至很少说话,除了偶尔会突然唱歌外。

     光是站在这个“角色”身边,就觉得好像站在即将碎裂的冰上。如一碰就坏的细致玻璃工艺饰品般。

     美丽又不真实,好似虚幻的彩色泡泡,触碰就会碎裂和消失。

     很奇怪,明明只是个游戏,叶悠却通过接触,对自己的“老婆”保持着这样的印象。

     很强烈的印象。

     当女孩下线后,故事就此完结。

     而叶悠和“楪祈”的游戏婚姻也似乎至此结束了,因为,那个角色再也没有登入过。

     ……

     ……

     校服的订做效率很高,仅三天便收到完成了的通知。

     穹一反常态地提出,要和叶悠一块儿去拿。

     虽然面上没表现出来,但叶悠却似乎隐隐能感觉到女孩的期待与急切,不由摇头好笑。

     话说,穹究竟是因为什么,又忽然想去学校了呢?

     这一点,妹妹怎么也不肯说。

     ……

     四月二十四日晚。

     兄妹两一起走在入夜后灯火通明的大街上,回头率近乎有七八成。

     作为孪生双胞胎而言,同样出色的相貌与气质,一个人时还不至于特别明显,但放在一起时,却立刻令他们成为了人群中的焦点。

     深居简出的穹显然不适应太多人的注视,低着头,不自觉便藏到了叶悠身后,小手不着痕迹般地攥着叶悠的衣摆。

     这种情节,总是最能激发叶悠的“哥哥属性”。

     不动声色牵起穹的小手,轻轻捏了捏,示意她不用慌张,那些视线没有恶意,相反,应该看做一种认可与称赞。

     接下来,刻意避开了人多的大道与广场,叶悠干脆带女孩穿梭起小巷。

     巷子里人少许多,路近不说,还显得安静。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似乎路灯不怎么给力。

     “悠,到了么?”

     走了一段路后,不怎么运动、皮肤呈现病态苍白的少女,似乎已经开始显露疲态。

     “快了,拐过这个拐角就是了,应该……”

     路好像比记忆中的长了一些,叶悠心中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什么叫应该啊?”穹嘴里嘟囔着。

     拐角之后,是又一条巷道,灰白破败的小巷,不知何时,只剩下兄妹两人。

     “你骗人。”穹不满地抱怨。

     声音落在空荡荡的巷道内,就像石子落入深水中,下一刻,消失无踪。

     巷道狭窄、望不到头,无论走了多远,都见不到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