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有痴女拉我裤链
    很遗憾,叶悠现在反而是对二次元的妹子更感兴趣些。

     他礼貌又疏远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快上课了。”说罢,转身便走。

     喂!太浪费了!暴殄天物啊!拒绝了柚梨奈后还不够,你是成心和所有送上门的过不去是吧?

     一色慧想说什么,张了张口却又没能说成,只能叹了口气,满是惋惜地跟上。

     叶悠回到教室,拉开凳子坐下,没过多久,忽然感觉到异样。

     好像课桌底下藏着什么?

     他奇怪地低头,于是,恰恰好看见两只修长白皙的小手,顺着他大腿一路往上,最后,停在叶悠的裤链处。

     女孩用大拇指和食指的指腹轻轻捏着拉链,除了中指外,另外四指统统染上了鲜红又闪亮的指甲油。

     太过错愕,以至于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

     卧槽!有痴女拉我裤链?!

     狠狠吓了他一跳,这玩意就算在动漫里,都已经算得上是高能的剧情了吧!

     “你怎么在这里?”叶悠忙不迭压低声音问道。

     神出鬼没藏到了他课桌下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还在走廊处交谈着的皮衣小太妹。

     “我渴望******。”女孩一脸自然地说着夸张骇人的台词,突然,趁叶悠不注意时,一把将他的裤链拉下。

     “咦,原来你也穿内裤啊!”小太妹瞪大了眼,惊呼。

     幸好叶悠动作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课桌周围布置下了结界,才没让这声音传遍教室。

     不然,他这新上任的“英雄”,简直就没法当了。

     “废话!”难道还能有人不穿内裤?叶悠又气又尴尬,连忙把拉链拉了回去。

     “还是红裤头呢,我最喜欢红裤头了。”

     一脸“痴态”,趴在叶悠课桌下的小太妹,忽然把手指伸进嘴巴里,舔了下,“吧唧”出声,拉出一条晶莹旖旎的唾沫丝线,眯着眼笑道。

     “我问,你为什么在这里?”

     实在看不下去,叶悠板起脸,没好气。

     “不是说过了吗,因为我渴望你的******啊。”小太妹一歪脑袋,竟是扮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

     那语气态度,甚至好像是在说——“因为我渴望棒棒糖”一般自然又理所应当。

     可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台词啊!明明一个十八禁一个却是儿童向。

     小太妹的两只手指,像是优雅地踩着蝴蝶步般,顺着叶悠的大腿内侧一步一步攀援而上,仅片刻,又徘徊在了他的裤链门口。

     “我渴望……”

     叶悠吃不消,终于恼羞成怒:“够了!”

     反正有结界阻隔他们与外界的声音,他索性厉声呵斥。

     “如果还是处的话,就给我闭嘴哦!”小太妹却是一点也不怵叶悠,美目一瞪,回击道。

     叶悠下意识照做。

     三秒钟,尴尬的沉默。

     反应过来,立马惊觉不对!卧槽,凭什么要听这臭女人的?而且,这不是变相承认自己是处男了吗?

     正要开口,却被小太妹抢了先。

     “因为我是处女,所以刚才我也闭嘴了哦。”

     “诶?”

     你是处女这件事跟我说干嘛?谁关心你是不是?等等,你这样的还能是处女?老子信你有鬼了!

     “我真的是!”许是看出了叶悠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小太妹再次重申。

     “哦。”叶悠敷衍应道。

     “不信你来试试。”突然冲叶悠抛了个媚眼。

     “我信我信。”叶悠懒洋洋无所谓的模样,嘴上说的和脸上表达的,完全相反嘛。

     “你还是不是男人!”女孩生气了。

     这是对牛弹琴吧?不!连牛都应该或多或少懂一些她的魅力,叶悠比起牛来都不如!

     “我说,你到底想干嘛?我打了你老大,所以来报复?”

     报复?自己送上门倒贴竟然被说成报复?这是女孩受过的最大的屈辱!

     索性懒得再白费功夫,小太妹收敛起不像样的媚态,打开啤酒大灌了一口:“告诉你个信息。”

     “嗯。”叶悠拄着下巴,边扣着手机,边有一茬没一茬地听着。

     “武佐绪下一次动手就不会是在学校里了,更不会是什么单打独斗。”

     “他不是进去了吗?”叶悠打着哈欠。

     那天叶悠亲眼目送着那货被咒搜官带走,按照咒搜局的尿性,起码得在里面改造个十天半个月才能放出来吧。

     “你不知道吗?他老爸可是咒搜局的副局长。哦,也对,毕竟是不能名正言顺公开的私生子,你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女孩摇着头取笑叶悠:“竟然连人家底细都没摸清楚,就敢往死里得罪,你这种人,在动漫里一般都活不过两集。”

     切,像我这么帅的在动漫里可都是主角!叶悠心下不以为意。

     “提醒下,待会,差不多就该轮到你被咒搜官调查咯。”桌下的小太妹,自然熟般亲昵地趴在叶悠大腿上。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这些事情从武佐绪的副手口中说出,总觉得有阴谋的味道。

     “因为我喜欢你啊,我渴望你的******。”女孩眯起眼,笑嘻嘻道。

     “我喜欢厉害的人,我喜欢强大的人,像春日野君这样又酷又拉风的人,我最喜欢了!”

     “一起做混混吧!以后你就是我老大,逃课、喝酒、打架,又或者啪啪啪,人家都听你的。”

     渴望******?动不动啪啪啪?

     MD,还敢说自己是处女!

     “真的听我的?”叶悠斜了趴在他腿上的小太妹一眼。

     “嗯嗯!”女孩见叶悠似乎是心动了,乐滋滋点着脑袋。

     小太妹是小太妹,却是个奇怪的小太妹。笑容一会儿七彩斑斓像是带着剧毒,一会儿又纯白无暇仿若是个孩子。

     矛盾又神秘。

     “那——听我的话,不要逃课、不要喝酒、不要打架,以及,不要喜欢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然后,也是最重要的,赶紧给我从课桌下出来!”

     “你!你!——”女孩猛地错愕般扬起脑袋,指着叶悠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是说听我的吗?”叶悠好整以暇道。

     “不疯闹不叛逆不逃课不打架不早恋只学习,那拿青春喂狗吗?”

     小太妹终于肯从叶悠桌底下出来了,却是被气出来的……

     她怄气地说完,愤愤甩着手臂夺门而出。

     “诶?那位女同学?干嘛去?在上课呢!还有,怎么不穿校服!”

     出了叶悠设置的结界,小太妹顿时被教室中的其他人注意到。老教师第一个反应过来,出声责备。

     “我不叫那位同学!我叫岛田缘世!”小太妹又换上了那副中性的腔调,干脆利落酷酷地撂下这句自我介绍,便没了人影。

     ……

     “不疯闹不叛逆不逃课不打架不早恋只学习,那拿青春喂狗吗?”

     接下来的上课,当叶悠回想起小太妹这句话时,忽然觉得对方说得好有道理,他竟然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