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秒杀!
    不是演算干扰,是公式干扰!

     演算入侵,打乱灵气的排列分部、量与速度,进而直接篡改对方施术时的公式。

     必须在双方演算能力相差无比巨大的情况下,才能得以实现的一种可行性。

     几乎在实战中绝迹。

     众所周知,公式是符术的根本,那么篡改公式的人,无异于立于不败之地!

     最不讲道理的术式莫过于此。

     但所有一切的前提,都得建立在演算能力吊打对方的基础之上。

     演算能力与诸多因素相挂钩,且同时会随着阴阳师等阶的突破而一并提升。阴阳师的等阶越强,他的演算能力也就越强,世所公认。

     而同一等阶的阴阳师,演算能力哪怕存在着差距,也不至于差上太多,在战斗中,差距的体现更是微乎其微。

     因为,无论你是一秒计算八个公式也好,亦或是稍微优秀点,一秒钟计算十一个公式也罢,这些差距都不过聊胜于无而已,远远无法真正影响到一场同水平的战斗。

     只要差距不是大到夸张变♂态的那种程度,没有人会在意这些。

     除非,数倍于对方!

     没错,篡改公式的一方,需要他的演算速度比对方至少快上十倍以上!

     二阶的咒装算上聚灵、刻印与具现,总共需要计算二十七个公式,而十倍则是二百七!

     这一切在三秒内完成,除以三,则是每秒计算九十个公式。

     这个数据虽然惊人,但换上任意一个五阶的星级阴阳师来,都能够做到。

     可夸张就夸张在后面,叶悠他是以一己之力,阻止了两支小队,整整二十人次的咒术发动!

     什么概念?乘以二十,等于一千八!

     秒速一千八,连阴阳师中的十二神将都绝无可能!

     常规的演算能力评级——

     一阶阴阳师,五个为优良,三个为合格。

     二阶优良为十,三阶二十、四阶五十。

     五阶,则被冠以星级阴阳师之名,最基础的演算能力也需要达到一百,方可通过国家星级考核。

     而阴阳师中仅有十二人的十二神将,据说这几位,演算速度最低都能轻松突破三百,最强的则接近了一千。

     可一千八?闻所未闻!

     ……

     “不可能!”领队的小队长惊得下意识脱口。

     二十个二阶阴阳师齐齐演算失败,这还是他们做阴阳师这么久,头一回碰见的事情!

     要知道,实战中,几乎不会有人“傻不拉几”的蠢到去用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战斗方式。

     因为如果在战斗时,你能随意篡改对方的公式了,那就意味着两方实力的差距已如鸿沟。十倍的演算差距,只可能是四阶对上一阶,亦或是五阶对上二阶以下之类。

     那么你随随便便放个普通的咒术都足以打败对方了,并且远比这个来得轻松。

     要干扰对方的公式,首先要花费功夫去解析,紧接着,再以十倍以上的计算能力强行介入篡改。

     脑细胞死伤无数,而收到的成效无非是阻止对方这次的施术罢了,投入与回报完全不成正比。

     当然,这一切对叶悠来说并不成立。

     能赢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

     恶补了好几天阴阳师的知识后,预料到咒搜官们必然会以“咒装术”起手,因此早早便调动起了灵力提前演算。

     击碎灯泡、电流噪音,看似没起到作用的感官干扰,实则立了大功。

     闭眼不看也好,充耳不闻也罢,终归是造成了阴阳师们片刻的分心,而在那一瞬间动手,毫无疑问最容易成功。

     受限于境界与灵力量的制约,叶悠的演算能力其实远未到一千八这么夸张,之所以能成功的1V20,符文之环帮了大忙。

     符文之环最实用的能力之一,便是复制。

     二十位咒搜官的咒术,统统是整齐划一、死板已成体系化的咒装之术,那么叶悠只要解析篡改了其中一份,便能依靠符文之环,快速地复制出另外十九份干扰公式。

     ……

     “不可能的事情,多了去了!”

     叶悠话音刚落,身上忽闪忽闪的电光倏地消失无影,巷子漆黑一片,而叶悠顺势隐入了黑暗中。

     要解决战斗,必须抓住这个对方暂时来不及使用下一个术式的空隙!

     “照明符!”

     有位阴阳师眼疾手快地从灵符盒里将咒符抽出,但还没等到他演算发动,小腹处便忽然遭受了一下重击,麻痹的电流瞬间传遍全身。

     “呜……”

     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闷哼声接二连三。黑暗中,咒搜官们接连不断地丧失战斗力、昏倒在地。迅速引起一片恐慌。

     “废物!废物!统统是一群废物!”武佐绪气急败坏,狰狞着一张脸怒吼。

     “二十个二阶阴阳师,连一个高中生都收拾不了,你们……呜……”

     武佐绪骂到一半,忽然,胸口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腾空飞出,撞在巷道破旧的墙壁上。

     墙面瞬间出现道道蜿蜒的裂纹,灰渣簌簌落下。

     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武佐绪,所以叶悠特地留了力。

     仅仅一个呼吸间,二十位二阶咒搜官外加一个武佐绪,被双手抱着穹的叶悠,秒杀!

     ……

     演算能力的重要性,在这场1V20的“同阶”较量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对方的咒术全部被中途打断、发动失败,而叶悠却无一不是瞬发,不给人丝毫的反应空间。

     他只用了两个最简单、同时也对灵力消耗最小的术——掌心雷与瞬步。

     当然,由于手上抱着穹的缘故,掌心雷其实已经被叶悠活用成了脚心雷……

     “不要再惹我,忍耐是有限度的,就算你爹是咒搜局局长也一样,知道吗?”

     叶悠用电光充当照明,抱着穹,走到摔倒在地的武佐绪面前,漠然俯视,淡淡开腔道。

     这么一场以一敌二十的群架,对叶悠而言,似乎不费吹灰之力般。甚至留有余力在战斗中帮妹妹整理由于高速移动而被风吹乱了的刘海。

     “呸!”

     武佐绪咬牙切齿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你以为打败这二十个废物你就赢了?傻.逼玩意!”

     他忽然歇斯底里,面露狰狞:“兰斯洛特,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