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穹的“洗面奶”
    “话说,灵灾的后遗症是什么?”话题刚才点到了这个,叶悠重新提起,略有在意地出声问道。

     他记得——妹妹穹似乎便是在幼年不幸遭遇了灵灾之后,身体才开始变得越来越差。叶悠用中药帮她调理了一个多月,却也没什么见效。

     “后遗症啊……”一色慧忽然皱起眉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边回忆边开口,“提起这个,似乎连阴阳塾里的讲师,都讳莫如深呢。”

     “为什么?”因为妹妹和这事有关,叶悠的语气不由地重上了三分。

     一色慧只是摇头,毕竟他只是个半路被开除的半吊子而已,阴阳师们的秘辛,他自然算不上了解。

     叶悠见状,不禁皱眉。

     “对了!”一色慧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压低声音道,“有一个现象很奇怪,近二十年来,驱除、预防灵灾的手段明明愈发成熟与进步了,可受到灵灾感染的人数,却竟是不减反增。”

     “而且,很少有人会提及,那些被感染的人,最后怎么样了。”

     “你刚刚不还说,楪祈的歌声能缓解和治疗?”

     “哈,那只是阴阳厅的说法罢了。”一色慧不以为意地摆手,开玩笑道,“说不定是他们也打算涉及娱乐圈了呢,借着这个,正好给旗下的歌手造势,听听就好了啦。当然,就算抛开这点不说,楪祈小姐的歌声,也是完美的!”

     “祈是阴阳厅的?”

     这个问题似乎一下把一色慧问住了,刚才所谓的“旗下歌手”只是他顺口说说的而已。

     “谁知道呢?”他这么回应,不一会,却又反应过来,“喂!别把楪祈小姐称呼得这么亲切啦!”

     “你有之前在阴阳塾就读的教材吗?”叶悠没理会一色慧的不满。

     “嗯?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带得出来啊。”一色慧奇怪地瞅了好友一眼。

     “哦。”叶悠略显遗憾。

     “不过,我家里倒是有几本阴阳术讲解,祖传的。你要吗?我明天带来给你。”

     “祖传的?没关系吗?”

     “那能有什么?反正我们家早就被除名了,以后估计也没再成为阴阳师的希望。”一色慧对此倒显得大大方方,毫不在意。

     “谢了。”

     “嘿,跟我还客气。”

     ……

     修真者的常识与阴阳师的常识并不能混为一谈,面对接下来可能遇见的状况,了解更多、准备更充分,永远不会有错。

     本打算重生后多享受些普通人的日常,却因为武佐绪与咒搜局的变故,不得不再一次正视起自己修真者的身份。

     穿越来后的这一个多月,真是怠惰了呢。

     ……

     叶悠窝在房间里,研究一色慧今天交给他的书籍——

     《咒术起源》、《阴阳师素养》、《咒装》、《式神详解》、《结界通式》、《阴阳师星级考核备考大全》、《五年理论三年实战》……

     每一本厚厚的精装书籍上,都有着符文镌刻的保密公式。

     这些公式同样很有意思,有别于符修常用的法阵,虽然从结果功用上来看大同小异,但如果说是自成体系的话,想来也没有修真者会自大到去反驳。

     此前,叶悠一直认为阴阳师只是符修的分支而已,不过在逐渐了解研究之后,却慢慢地推翻了自己先前片面陈旧的看法。

     经过数十年上百年的发展,现代的阴阳术,早已不能简简单单地再去用一个“分支”概括了事了。

     更甚者,说是特色鲜明也不为过,这一点在“式神”与“咒装”两术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式神”与“咒装”,自古以来便是阴阳师们最为重视与青睐的手段,所投入的精力也最多。因此,催生出了不少实用又强大的术式,这其中,许多精妙之处就连叶悠也不禁咂舌赞叹。

     正在叶悠研究得兴起之时,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

     三下五除二将有关阴阳师的书籍妥善藏好,叶悠检查了遍没什么问题,这才去开门。

     ……

     是穹,客厅没开灯,女孩一半的身影隐没在黑暗中,叶悠房间工作着的小台灯,同样只够照亮书桌四侧。

     女孩子迈步,不由分说地沉默踏进屋内。

     窗外银白色的月光打在女孩身上,却由于帘子被夜风吹得飞舞的缘故,忽明忽暗。

     借着明明暗暗的月色,依稀可见,穹细致的雪白脸颊上,浮着煽情的红晕。

     “这么晚了,穹,什么事?”叶悠说着打算开灯。

     “不要开灯。”女孩却忽然这么说。

     ……

     那天泡温泉之后,一色彩羽偶尔会通过网络与穹联络。

     以下截取两人部分的聊天记录——

     彩羽:“你哥哥被人告白了。”

     穹:“结果呢?”

     彩羽:“你猜。”

     ……

     彩羽:“你哥哥向我告白了。”

     穹:“你骗人。”

     彩羽:“不信算了。”

     彩羽:“对了,反正我拒绝了。怎么也要等他向我告白个七八次之后,再勉勉强强接受嘛。呦吼吼~”

     ……

     悠一个人在学校很危险。

     穹最终得出这么个结论。

     ……

     少女微微偏头,细白的发丝于是从她的肩头簌簌滑落。

     穹双手伸到颈后,微微向前探出身子,薄到透光的雪纺睡裙底下,隐隐透出两只青涩柔软到一掐就像会出水般的小花苞。

     “我想去……”少女轻声呢喃。

     颈后的细嫩双手缓缓有了动作,一拉系带,睡裙忽然从身上滑下,从肩膀到脚裸,坠落至地。

     除了内衣裤外,浑身上下不着片缕,穹洁白细腻的皮肤,大片大片暴露在空气中。

     “穹,你在……做什么啊?”叶悠被吓得后退了一步。

     这种场面,就算是妹妹,不,正因为是妹妹才……

     叶悠尴尬得逃避着视线。

     “来帮我量一量。”女孩的声音远比他来得镇定。

     “诶?”

     “我要做校服。”

     叶悠再定睛向女孩看去时,才发现穹脸上的红晕早已不见,不,或许一开始看见的就是个错觉。

     穹的目光清冷,像是一汪倒影着星月的清泉,自始至终。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叶悠甩了甩脑袋,接过女孩递过来的皮尺。

     “为什么忽然又肯去上学了?”轻声问着,叶悠上前,弓着身子,双手从女孩腰侧间穿过,贴得很近,肌肤相亲,少女光滑如牛奶般的皮肤上传来意想不到的柔软触感。

     穹没有回答。

     测完腰围后轮到胸围,叶悠略有些尴尬,避嫌似地将脑袋别过,视线毫无焦距地投到侧旁。

     “太紧了,疼!你倒是头转过来看着点啊,讨厌,手法真差劲。”

     女孩任性地出声抱怨。

     “对不起……”明明手上很轻了,叶悠不明所以,却还是忙不迭致歉。

     “不要光看着别处,你……你不盯着皮尺,怎么量?”女孩的声音断断续续,两人贴得很近,轻飘飘的在耳侧响起,痒痒的、暖暖的,带着如兰般的香气。

     “哦,也……也对。”

     叶悠从善如流般转过脑袋,却因为距离的缘故,冷不丁,在转头的一瞬,整张脸突然意外地埋进了妹妹胸前的起伏间。

     滑腻、喷香、Q弹Q弹……一闪而过般的念头。

     措手不及,两人都是。

     那么——

     哦,在这停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