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怀中抱妹杀
    无尽的巷道?

     多年来的经验,一瞬间让叶悠警觉。

     幻阵,套用阴阳师的说法那就是——

     结界!

     “武佐绪下一次动手就不会是在学校里了,更不会是什么单打独斗。”

     瞬间想起小太妹提醒他的这句话,叶悠不由地皱眉。

     看了眼身旁毫无察觉的妹妹,片刻间有了决定,总之,无论如何,绝不能将不知情的穹卷入其中。

     ……

     “没有骗人哦。穹,睡一觉吧,醒来就到了。”

     叶悠伸手,轻轻点在少女的额头,柔声安抚着开口。他的灵力凝于指尖,下一刻,穹身体一软,当场昏睡过去,被叶悠小心地抱进了怀里。

     “啪啪啪。”

     空旷无人的巷道中,忽然传来一阵单调、稀稀拉拉的掌声。

     前方的空气蓦地一阵扭曲,武佐绪鼓着掌、阴翳低笑的身影,从中不紧不慢地踏出。

     紧随其后出现的是——

     不多不少恰好二十名,制服整齐划一、面无表情的咒搜官队伍。

     “了不起、了不起。两支二阶阴阳师小队维持的结界,竟然被你轻而易举看破了。你,果然是阴阳师啊……”武佐绪顿了顿,忽然眯起眼,饶有兴致地开始打量叶悠怀中的女孩,“哟!早说有个这样漂亮的妹妹嘛,那说不定我们还能化干戈为玉帛,结为亲家呢!哈哈哈——”

     武佐绪肆无忌惮、下作的大笑声,无人附和。

     似乎连他自己身后的咒搜官们都看不下去,冷淡中,甚至露出微微的嫌恶。

     看来所谓的私生子,在咒搜局里并不受待见。

     “你会后悔说出这句话的。”叶悠将昏睡过去的穹拦腰抱起,动作轻柔、小心翼翼,像是怕将女孩惊醒似的。

     其实,昏睡符的效果能够持续三小时,其间就算电闪雷鸣、地动山摇,被施术者也不会因此被吵醒。

     叶悠的温柔完全出于下意识,只因为怀中的人,是穹。

     而后,他缓缓抬起头,穿越过来的修真者,第一次,露出认真的面容。

     锐利的眼,好似利剑。

     武佐绪与叶悠的视线对上,不知从中看到了什么,可能是火山、可能是狮子,总之,倏地被吓得后退了一步。

     被痛揍了两次,多多少少留下了阴影。

     一阵狼狈过后,才猛地想起自己有咒搜官们撑腰,被对方一个眼神吓退什么的,实在有够丢脸与难堪。

     急于找回颜面,忙不迭恶狠狠、强硬得开口叫嚣:“后悔?笑话!那是你该考虑的事!和我武佐绪作对,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你也不会例外!”

     相比起光呈口舌之利的武佐绪,叶悠却没再说话。他衡量着双方实力对比的同时,迅速打量四周,思考起突围的对策。

     按照阴阳师们的实力划分,叶悠现在的灵力量,只能算作二阶。

     和式神阿修罗相同,且不比对面二十人中的任何一人来得强。

     除此之外,叶悠还得分神保护怀中体弱的妹妹。

     硬拼不见得是最好的办法。

     四周布置着结界,阻隔了巷道与外界,也就是说,就算里面打出了天大的动静,结界外的人也不会有丝毫的察觉。

     这便是普通人觉得,阴阳师距离他们无比遥远的原因之一。

     因为阴阳师的战斗,永远发生在你不知道的结界里,哪怕战斗的余波,曾与你无数次的擦身,你也永远不会知晓。

     “将他抓回局里,女的给我留下。”

     武佐绪眼中的阴狠一闪而过,不打算再磨蹭下去。长夜漫漫,显然有更适合的事情该做。他盯着叶悠怀中的漂亮女孩,干干地舔了舔嘴唇。

     尽管不耻武佐绪的言行,但副局长儿子的命令,他们却不得不听。

     二十位咒搜官,迅速拉开阵型,将叶悠团团围住。

     似曾相识的一幕,上辈子经历过很多。

     叶悠云淡风轻地抱着穹,静静站立。女孩的身体柔弱无骨般、轻飘飘的,像是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

     咒搜官们并没有因为叶悠看似“放弃抵抗般的行径”而掉以轻心,屏声静气、全神贯注,这是他们作为“对人咒术专家”的职业素养。

     狮子搏兔,亦会全力以赴。

     “全体成员,咒装具现!”

     随着领头的一声令下,二十人齐齐从灵符盒中掏出咒装符。

     同一时间念咒、同一时间掐诀,动作整齐划一,小巷中瞬间被四溢的灵气所充斥满。

     咒装是阴阳师们高效提升战斗力的手段之一,利用事先刻印好的咒装符,将灵力缠绕在武器或防具上形成武装,在发动之际必须消耗灵力并进行精确的符文演算。

     虽然是阴阳师们所必须熟悉掌握的基础技能,但对于二阶咒搜官来说,在咒装具现时却仍然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分心。

     正常速度的咒装具现,需要三秒。

     战斗开始前,迅速武装,几乎已成了阴阳师们的标准行事风格。

     然而,对于叶悠来说,战斗只有两种之分——

     战斗中与结束后,战斗开始前这个说法,压根就不存在。

     因为在你暴露出敌意的那一刻起,战斗,已经开始!

     两手抱着一位少女站立静止,大概没有比这更能麻痹敌人的姿势了,简直处处都是弱点、处处都是破绽。

     怀抱女孩,等于行动不便、躲闪受制。

     用双手拥抱,就不能用双手施术。

     没有灵符在手的阴阳师,什么都不是!

     这是世所公认的真理。

     只可惜,不走寻常路的符修,生来便是为了将陈规打破。

     从一开始,便已在暗暗调动灵力。

     掩饰真实行为、拖延时间,是嘴炮唯一的正确用法。

     虽然嘴炮的那一方其实是武佐绪,但只要效果达到了,那就一样。

     “pong!”

     “pong!”

     “pong!”

     ……

     接连不断地爆破声,巷子内的六盏路灯相继爆开。小巷中本就昏暗,路灯一罢工,更是漆黑一片。

     同一时间,叶悠身上“噼里啪啦”闪烁起蓝白色的电光,忽明忽暗,小巷倏地被照得透亮,又猛地重归黑暗。

     闪烁刺目!

     而后,“噼里啪啦”声逐渐增强、层层飙高,转瞬间竟已成了“咝咝咝”的鸣叫,就仿佛是那种音频电流独有的恶心噪声,响彻四周。

     电子不规则热运动造成的微弱电信号被放大无数倍后的声音,刺耳、恼人、难听,钻入耳中,迫使人烦躁甚至是抓狂。

     演算干扰?

     咒搜官们一瞬间便明白了叶悠的意图,视觉与听觉,的确是人类最易受影响的感官。

     但只是这种程度,未免也太不把阴阳师们当回事了!

     闭眼不看、充耳不闻,继续咒装。

     然而——

     具现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