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岛田家族没有家务
    和穹一起回到家时,意外地发现了两个不速之客。

     “老大!”

     “师傅!”

     门口,两个自来熟的家伙看见回来的叶悠,眼睛一亮,齐齐兴奋地大喊出声,而后立马屁颠屁颠、热切地小跑着迎上了前。

     小太妹和二阶堂……

     在家门口看见二阶堂,叶悠已经见怪不怪了,自从一个星期前,这家伙莫名其妙在放学后拦在叶悠面前跪下喊师傅之后,就时不时会像个小尾巴一样粘着叶悠,叶悠走到哪他就跟到哪,甩也甩不掉。

     而在跟踪尾随搞清了叶悠的住址之后,这家伙愈发丧心病狂,三天两头往叶悠家里跑不说,还隔三差五就大袋小袋东西带进来说是慰问恩师……

     买菜、烧饭、洗衣服、打扫房间,二话不说拍着胸脯把叶悠的家务全包了。

     长得五大三粗,却意外得“贤惠”,最重要的是——厨艺了得!

     这一点很重要,叶悠也正是因此,才心下一软,对这货大献殷勤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的。

     而且,连向来不喜生人的穹,对待二阶堂……嗯,严格来说,应该是对待二阶堂的料理,也没有表露出厌恶的情绪。

     对了,说了这么多之后先拉回正题——

     二阶堂旁边的小太妹出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太妹完全没有作为不速之客的自觉,看见叶悠的一瞬间,便已经嘻嘻哈哈地扑了上来。

     穹抓着叶悠的小手,微微加了几分力道。

     “老大,现在开始做混混吧!以后你就是我缘世的老大,凡矢理的新王!”缘世一把搂住叶悠的另一只胳膊,与穹恰好一左一右,开口便是蛊惑。

     “别,我想好好学习。”叶悠说着连自己都不信的借口,想要打发她。

     “咦,等等!”小太妹忽然吸了吸鼻子,“你身上的味道好熟悉!”

     说罢,便大胆地凑了上来,与叶悠贴得更近,左闻闻右闻闻的,像是在装神弄鬼似的。

     在一旁的穹不满地冷下脸,一用力,把叶悠拉到了自己身后。

     叶悠正在吃惊妹妹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了时,穹已经警惕又敏感地发话了:“你干嘛啊?”

     “啊啊,抱歉抱歉。”小太妹竟然认错了,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给人以一种率真、大大咧咧的感觉。

     或许是得益于外貌可爱、性格活泼的缘故,就算行事风格稀奇古怪却也并不会惹人生厌。

     不过,无论如何叶悠还是得搞清楚这家伙为什么会跑这来,于是,以眼神询问二阶堂。

     “在路上碰见了师娘……”

     这货话刚说到一半,便被两道异口同声的惊呼打断。

     “师娘?”叶悠是错愕。

     “师娘?”穹则显得震惊,甚至是气愤。

     而被这么称呼的小太妹本人,却仿佛事不关己似的,笑眯着眼睛,发出一阵银铃般悦耳自得的笑声:“嘻嘻……”

     “嘻嘻?我嘻嘻你个头!”叶悠用脚都能想出事情的大概,只得没好气地把一个劲要往自己身上粘的小太妹推开。

     穹见叶悠的“觉悟”还不错,便抿起嘴儿,把本准备发作的小性子堪堪收了回来。

     将两人招待进了家门后,叶悠索性把他们往客厅一扔,就再也不管,任其自生自灭了。

     他一个人钻进了自己的卧室,今天是休息天,他要趁早搞定那个恼人的式神契约。

     穹也紧跟着闪人,她本来就不擅长和生人相处。

     于是,客厅里只剩下小太妹和二阶堂两人。

     正在缘世左顾右盼,打量叶悠的住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时,耳畔突然传来一声充满干劲的呐喊。

     “好嘞,干活!”

     二阶堂挽起袖子,神采飞扬。

     “诶?”

     接下来的一幕,简直让小太妹傻眼。

     抹布加水桶,二阶堂忽然开始擦洗起地板,干得热火朝天。

     “麻烦让一让。”

     转眼间,工作区域就到了自己脚下的这片地域。

     “哦,哦,好的。”小太妹一脸尴尬地让开了身位。

     ……

     “呦西,清洗地板大成功!接下来是厕所!”二阶堂眼中,燃起熊熊的斗志。

     “师娘,你也想加入吗?”

     二阶堂见小太妹一直愣神地盯着他发呆,便出于礼貌问了句。

     “啊?不不不!”小太妹回过神,连忙摆手,“岛田家族没有家务!”她板起小脸蛋,很是认真地说。

     然而,二阶堂果然只是一句寒暄罢了,压根没有听人回答的打算。他在开口时,人就已经冲进了厕所,进入了战斗状态时的百分百专注。

     “哇!是霉菌!太棒了,我大展身手的时刻终于到了!就算是师傅,看到我这项天赋异禀的能力后,也一定会钦佩我的!”

     厕所时不时传来大惊小怪的鬼叫。

     “去死吧!霉菌!在热水与醋的夹击下,湮灭吧!”

     小太妹:“……”

     她下意识低头看了眼地板,被清洗过后,光滑如镜、不见一丝尘埃……

     “哎,如果能以这副毅力来做混混的话。”女孩惋惜地摇头嘀咕。

     ……

     叶悠窝在房间里,一窝就是一整天。

     式神契约的破解有了些头绪,目前最大的困难是——来自于自身境界的限制。

     凭借叶悠上一辈子在符文上的造诣外加上符文之环的帮助,只要能突破到四阶,破解应该就会变得轻而易举。

     而更甚者,假使晋级五阶,那么反制契约让那个所谓的天后成为他的式神,也不无可能。

     一想到能让那个不可一世的女人对他言听计从、毕恭毕敬,叶悠忽然对突破这件事情变得急不可耐起来。

     甩了甩头才压下这份急躁感。

     似乎因为这两天的事情,连心性都变得不太对劲了,这对修炼百害而无一利。

     平常心,叶悠这般告诫自己。

     饭要一口一口吃,修炼也要一步一步来,循序渐进就好。至少暂时,契约对他而言还并没有构成威胁。

     而且,就算真的到了那个地步,叶悠也并非不是没有底牌。

     “师傅,吃晚饭啦!”

     门外,传来二阶堂熟悉的大嗓门。

     暂时将破解的事情放下,叶悠打开门,出了卧室。

     “咦,你还没走?不回家吗?”

     叶悠见小太妹竟是一整天屁股都没挪一下地赖在他这儿,不禁讶异地出声问道。

     “人家没家啦。”小太妹一见叶悠终于从卧室里出来了,立马来劲,假惺惺地抹着眼睛,扮出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样子。

     还别说,长得白白嫩嫩的,这幅模样真可谓是我见犹怜。

     不过,女孩“擦着眼泪”的同时,眼睛却偷偷摸摸地一个劲透过指缝打量着叶悠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