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只能为我而硬
    “现在的你,还不配知道。”女人轻启红唇,淡淡地开口,“知道后,你只会死得更快。”

     语气平淡,甚至连轻蔑等情绪都未带,但这种平淡本身,就是最大的轻蔑!

     拳头蓦地攥紧,叶悠的视线好似凝成一根细针,快速、锐利地向天后激射而去。但这一切,仅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下一秒,怒容却反而又冰雪消融般褪去。仿佛,那一瞬间的狰狞从未曾出现。

     对,他需要冷静,只能冷静!

     在实力足够之前,任何愤怒与疯狂,都将遭致毁灭。

     他承认,现在是面前这个女人比较强。

     但只是现在!

     身为重生转世的修真者,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变得强大。

     强大到足够杀死她。

     叶悠需要时间。

     在此之前,或许隐忍是唯一的选择。是最好的选择,同样也是最坏的。

     ……

     “死得更快?”叶悠抓住了女人这句话,“也就是说,只是分快慢而已,都是死咯?”

     “说吧,你想要我怎么做?”

     似乎对“死”这个字眼毫无顾忌,叶悠出奇地平静。

     女人点了点头,像是对叶悠的态度满意:“真是个了不起的男人,没有愧对我对你的评价呢。这样,也许真的不用死也说不定哦?”

     “要我做什么?”叶悠自动略过毫无养分的话,再次追问。

     “先成为我的式神吧,这样谈话才能继续。”女人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柔地在书页上画着圆圈。

     成为式神,那就必先签订契约。

     先妥协会怎么样?

     叶悠大脑飞速运转,刹那间,已将《式神详解》一书内关于式神契约的所有公式一一在脑海中印刻出。

     并且一刻不停,下一秒,利用符文之环将术式模型草拟构建,开始模拟单方面毁约破解的可能性。

     “怎么?不说话了?”女人的手慵懒地托着下巴,交叉相叠的两腿上下互换,能看到长裙下隐隐约约勾勒出的纤长轮廓,美丽又带着遥不可及的距离感。

     “不情愿?你大概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成为我的式神。”开口得坦然,因为这的确便是事实。

     十二神将中的天后,冷艳与高贵的代名词,不知凡几的追逐者心甘情愿匍匐在她的脚下,自甘为奴。

     希望被纤细的鞋跟用力踩踏,希望被性感的皮鞭用力鞭挞,希望被捆绑、希望被滴蜡……

     当然,叶悠欣赏不来这样的雅兴。

     他只是一刻不停地计算与推敲,得出的结论是——用上符修的手段,式神的契约式并非无解!

     契约式中,本就蕴含了“身为主人的一方可以自由解除契约”的单向方程式,所以,重点就在于破解它!

     用伪造的公式,让方程的条件看似达成,只要能欺骗过契约的自我判定程序,便能以作弊般的方式轻松反向破译。

     没错,可行!只要给他时间!

     “我愿意。”

     因为模拟成功,语气中不由地带上一丝极细微的自得。

     没想到,那么微小的情绪波动都被坐他对面的妖女捕捉到了,女人摇了摇头,吐气如兰:

     “啊拉啊啦,这么高兴?这么迫不及待?没想到,你也不过是和那群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臭男人一个德行罢了。”

     “对了,差点忘了,你可是第一次见面就想要插人家嘴的变♂态啊,那你这么激动,也情有可原嘛。”

     女人忽然便打开了话匣子般,自说自话起来,与此相比更恐怖的是,说着这些高羞耻度台词的同时,女人却始终是一副平淡至极的面孔与语气。

     喂!你是面瘫吗?

     连将岛田伴酱视为大敌的叶悠,都下意识忘记了一瞬间之前还是剑拔弩张的气氛,忍不住郁闷地吐槽。

     “能别反复提起插.嘴这个梗吗?一点也不好笑!”叶悠的脸色有点僵,他可不想莫名其妙背上诸如变♂态之类的名号。

     “好的,我的可爱小奴隶。那么,就直接开始仪式吧。”女人面无表情地眨了眨眼。高冷面瘫与电眼妩媚,一瞬间,给人一种极其反差的妖异美感。

     “奴隶?”

     叶悠放松了的拳头,猛地再一次攥紧。

     “小奴隶不行吗?”面无表情的女人歪了歪脑袋,“真是可笑的自尊心呢,要不称之为我的小性♂奴?”

     面容端庄高冷、语气不屑,说出的话却一反其女王般的形象,轻佻而又放♂荡。女子站起身,贴上近前,呵气如兰。

     “够了。”

     忍着被戏耍般的屈辱与想将对方压在身下狠狠摧残的报复般的兽.欲,叶悠极力地克制着自己的语气。

     “哎呀呀,就算迫不及待也不能没有一点儿情调啊。”

     虽然这样说,但其实,最没有情调的反而是这个面瘫的女人。

     以平淡不起波澜的语气与面若寒霜般冰冷的面孔,说出再怎么挑逗、诱.惑的话语,也不过是徒增违和感罢了。

     即使光靠美貌就能激起男人的欲♂望了,但她深不见底位列十二神将之一的实力,却又每每扮演着一盆冷水的角色,所有因为贼心贼胆而升腾起的火焰都会因为实力不济而被浇灭。

     身为修真之人,既然掌握了力量,难免就会抱有固执的、有别于常人的骄傲感。叶悠发誓,等他变强了,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要这不停戏耍他的女人好看!

     ……

     契约终于开始。

     女人咬破舌尖,鲜血涌出。嫩红细窄的小舌头快速地伸出,在自己的唇瓣上轻舔一圈,转瞬间,双唇被鲜血染红,鲜艳欲滴。

     女人贴了上来,很近,一只脚的膝盖轻轻顶在了端坐着的叶悠的大腿上,波涛汹涌的峰峦几乎逼近到他鼻尖。

     “拳头不要一直攥着,这会暴露你的内心。”

     女人冰冷的声音,在叶悠的耳畔响起。能闻到垂落的发丝间,扶桑花般的洗发露清香。

     却升不起任何旖旎的念头,与冰冷的话语一起,女人身上强大的灵压滚滚袭来,压得叶悠连心跳都好似骤然漏跳了一拍般。

     ……

     “从今以后,你的拳头和下面,只能为我而硬。”

     “我忠诚的……式神。”

     女人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宣布着,虽然此时客厅内只有他们两人,但女人的声音却一如昭告天下般,郑重又威严。

     话毕,没有丝毫犹豫,染满鲜血的双唇,亲吻上叶悠的眼角。

     契约,于此刻——烙印!

     ……

     ……

     你的拳头和下面,只能为我而硬。

     岛田伴酱与春日野悠,结成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