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
    阴阳厅与学园都市之间一直不对付,或明或暗互使绊子以及下套,一直就是两大势力之间的共处方式。

     显然,叶悠成了这种共处方式继续推行实施的工具亦或说是棋子之一。

     破坏学园都市的“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便是他要做的事情。而杀死御坂美琴,是女人判断的最容易达成的方法。

     “为什么是我?”叶悠想要知道理由。

     “只能是你。”女人却这样肯定道。

     叶悠皱了皱眉头,静候下文。

     “第一点,因为你是隐形的阴阳师。履历清清白白,没上过阴阳塾、没考取过阴阳证,是在平凡高中上着学的平凡高中生。而且,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竟能将灵力隐藏得毫无踪迹,连我都发现不了。”

     说到这,女人顿了一下,特地打量了叶悠两眼,后者却不为所动。

     “学园都市禁止阴阳师出入,偷溜进去也好,硬闯进去也罢,都会引起很大的不必要的麻烦。最主要的是,还可能彻底激化两方的矛盾。阴阳厅与学园都市,已经互相积怨很久了。从这一点来说,你无疑比我们这些登记造册的阴阳师们要合适许多。”

     “第二点,你是罕见稀有的雷属性灵力。我观察你的战斗时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你从未使用过灵符,从战斗方式来看,就算伪装成学园都市里的超能力者估计都不会有人怀疑。”

     女人的话似乎意有所指。

     叶悠听了,却反而开始思考起超能力者能力来源的问题。这个世界,难道还存在着符文之外的另一种力量体系?

     思考了片刻,最终还是否定掉了,大概是符文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吧。不然,女人口中的“伪装”一词,根本无从谈起。

     “第三点,也是让这个计划变为可能的一点。同为电击属性,你毫无疑问对电击拥有抗性,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推断——你能打败超电磁炮,只要借助式神的力量。”

     “我知道了。”叶悠轻声说着。继续往下浏览,手中是密密麻麻、详尽的作战计划。

     杀死一个与你无关的人,去拯救一个对你而言至关重要的人,这笔买卖怎么看都是划算的吧?

     大概。

     ……

     签订契约之后有一点好处,那就是两人之间会微妙地建立起一种感应,叶悠至少能够从中判断出,女人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就够了。

     “我可以插♂你嘴吗?”最后,出人意料的,叶悠以这句话结尾。

     不是可以插嘴吗,是可以插♂你嘴吗。

     “只要你敢。”女人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你可以期待那一天的到来。”成为女人的式神之后,叶悠反而肆无忌惮。不,应该说,正因为成为了女人的式神,叶悠才有了肆无忌惮的资本。

     被契约束缚的式神,意味着永不背叛,是毫无疑问最值得信赖的心腹。

     那么,既然是“最亲密”的自己人,所以“个性”一点也无所谓吧?

     当然,把这些说成是借口叶悠也不会反对。

     总之,他现在无论如何也不想和这个女人好好说话。高贵冷艳不可一世的态度,只会不断地激起别人推倒她、侵犯她、凌辱她的欲♂望。

     哪怕只是过过嘴瘾也好。叶悠憋着一口恶气,心想。

     “翘首以待。”

     女人如是说,像是饶有兴趣般。

     ……

     ……

     叶悠在床边静静守候着穹醒来。

     趁穹睡着时,已经帮她穿好了衣服,是叶悠拜托酒店准备的。不然,醒来之后穹发现自己赤身裸♀体,事情只会更加尴尬。

     那个女人给的任务,会在一星期之后正式开始。

     下月月初,叶悠将作为交换生,去学园都市体验为期一个月的交换生生活。

     交换生是学园都市为了聚拢人气而实行的一种策略。

     因为成立于阴阳厅之后,所以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天然处于下风。又由于竞争对手的各种手段,甚至给民众留下了学园都市里的学生都是被拿去当小白鼠研究的印象。

     虽然说是小白鼠也不能有错,但学园都市一方怎么能容许舆论这样子传播?

     所以便有了交换生的提案。希望向社会展现出自己“真实”的一面。不希望被误解、不希望被夸张、不希望被扭曲妖魔化。

     穹身体里的“虚”暂时被伴酱封印了。

     女孩睁开眼时,叶悠正好端着早餐走进卧室。

     ……

     “昨天,我又晕倒了吗?”

     听到“又”这个字眼,叶悠的心脏,像是没来由地被谁狠狠攥了一下似的,有一秒钟的阴翳。

     原先只是以为是穹的体质不好,才会频繁得昏迷脱力,但真相远比这个更加来得残酷与压抑。

     “就说了平时要你吃饭吃饱嘛。”下一刻,叶悠已经换成了一张明朗的笑脸。

     其实,昨天真的不是昏迷,只是他的昏睡符而已。

     叶悠却不能告诉穹真相,他坐在床沿,想把女孩愁眉不展的表情熨平。

     “校服呢?”女孩却自己跳过了这个话题。

     “已经拿来了啊,就放在你床头。”叶悠伸手指着。

     “那你还愣着干嘛?”

     “诶?”

     这么大了还要哥哥帮忙穿衣服?叶悠心下嘀咕。

     但现在,却唯独想对妹妹百依百顺,不想抗拒她的任何要求。

     “好啦好啦,真拿你没办法。”叶悠说着,走过去拿起衣服。

     穹呆了一呆后才明白过来,脸色倏地通红:“你干什么啊?我是叫你出去!我要穿衣服!”

     竟然不是要我帮忙的意思?这就尴尬了……

     “怎、怎么样?”

     没过一会,女孩便穿戴齐整,打开了门,俏生生出现在叶悠面前。

     裁剪得体、贴身恰当的制式校服,穿在女孩身上,显得清新又可爱。

     “很漂亮呢,穹,无论穿什么都是。”

     “真敷衍。”女孩嘀咕,佯装不满。可心下却明明因为称赞而变得开心了来着。

     “真的,发自肺腑!”叶悠连忙表明诚意。

     “哼!”女孩却似乎不吃这一套,傲娇地一甩小脑袋,晃荡着两个马尾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还赖着干嘛?打算住在酒店了?”临到门口,女孩才催促起叶悠。

     “我刚刚端给你的早餐,你还没吃……”

     叶悠挂着哥哥的名,却操着饲养员的心,简直又当哥,又当爹。

     不过,他果然还是更喜欢这样平淡、悠闲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