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决心
    新建的湿地公园里,郁郁茵茵,微风徐徐,平静的只剩下一片恬静。

     一个少年走在小路间。

     他的头埋得很低,低到行人稍远一点望去,便看不清这个少年的表情,面部,只留一头稍长的碎发垂落。

     过眼的碎发,在天空耀眼的太阳下闪闪发光,却也为少年的双眼蒙上了一成隔绝外界的阴霾。

     少年的手中,一卷白纸在阳光下特别显眼,仿佛一抹光芒,映在路人心头,给予人们以灿烂的笑容。

     不会有人知道,让这个少年颓废的,正是这白的耀眼的白纸。

     少年一瘸一拐的走着,望了时间,望了路途……没有任何目的的走着。

     “嘿,小兄弟怎么了?”

     “帅哥,你脚怎么了?”

     “小兄弟,快过来乘下凉吧,这大热天的。中暑了可不好!”

     “……”

     湿地公园间,乘阴的人不少,有几个热心的大叔大姐见叶承风独自一人,冒着烈日在公园间蹒跚,猜出其心情不好,于是关心的问候他。

     只是,回应他们的,只有一道失魂落魄远去的背影。

     伤,痛。

     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在接下那张诊断书之时,叶承风只有一种感觉,便是,心底的那一片天,塌了。

     半粉碎性骨折,那是一种怎样的概念?

     累了,坐在湿地公园间的一个天然湖边上。眺望远方,是望不到尽头的天空与家乡的白云。

     “好像家乡的天空。”叶承风望着蓝天白云,在远处,那片天空中,看到了一道道熟悉稚嫩的身影。

     “未来,我们要一起去NBA那个地方。”

     “我们会像《篮球火》里的元大鹰一样,会飞的。”

     “……”

     慕言雨、叶凌云、陈小川、莫佳伟、高兴……

     一张张熟悉的脸庞,不信世事沧桑,自信凛然;一道道傲然的声音,不问天高地厚,有梦直言。一切,仿佛就在眼前,仿佛就在昨日,仿佛触手可及……

     只是,这一切,却是与他皆是咫尺天涯。当叶承风伸手想要留下这一切的时候,一切都化为泡影,犹如梦境,碎去……

     留不住,抓不住。就如同他的梦,他昨日完成一记足以震慑江州的扣篮一般,当他一觉醒来之时,一切都化为了云烟,随风而逝。

     如影,不留痕。

     对不起,我要失约了。

     叶承风望着那片天空,对着它默默说道。

     这句话,既是对他自己,对他曾经的自己,他兄弟陈小川、高兴等人的曾经说的,更是对叶凌云说的。

     说到底,叶承风不想让这个,曾经的八个人的梦想彻底落空。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偏执。

     凌云,请原谅,我的离开……

     对于叶承风,此刻,此生,有太多太多的遗憾,终只有埋藏心底。

     下午十分,叶承风的身影正如上午与杨正勇说的那样,跨入了中医院的大门。

     面见杨正勇之时,叶承风一口咬定主意:“我绝不动手术!”

     他心中,有那么一丝希翼:说不定,有那么一天,他可以重新飞翔。

     杨正勇转头就走了,不知意义何在。

     一些实习的护士见叶承风如此不配合,一个个便如潮水般向叶承风涌来,好说歹说,皆是让叶承风动手术,免得受苦。

     有句话说,世界上最麻烦的生物就是女人了。

     叶承风以前还不信,在叶承风为数不多的几个女性朋友间,哪一个不是很关心叶承风的?哪里麻烦了?所以,以前叶承风就郁闷了,谁这么脑残,说这样的话?今日,叶承风被众多女护士“围攻”,才知女人的厉害,认可了这句话的正确性。

     数个护士将叶承风团团围住,你一句我一句,没完没了,叶承风那叫一个苦啊。

     终于,叶承风实在忍不住了,抓着众女的一点点间隙插了嘴:“行了,大姐!我服你们了。”

     真巧,这时的杨正勇恰好回来。

     一见众女再不断的劝叶承风动手术,顿时就急了,体内的气血一涌,呵斥道:“你们干什么?不知道要尊重病人的意见吗?”

     护士们愣了。

     叶承风也愣了。

     什么情况?难道护士不是应该为病人提供最好的选择吗?一时间,众人皆醉。

     “额。失礼了。”杨正勇此刻那个无语啊,自己帅气潇洒的英伦形象,在众女面前算是毁了。无奈,为了缓缓现场这奇异的氛围,杨正勇只得将众人散开:“好了好了。雪儿你把这个小哥带到49号病床去吧。”

     待到众人散去,杨正勇微微叹了口气。

     “好险。”

     ……

     明月又入窗,白衣轻眺青天,赏月春风。

     若非故人心,怎知愁,在心头?

     已是过去半月,叶承风脚上的伤已好了许多。他曾问杨正勇他的伤是否能够恢复正常,得到的答案是,他的伤,若是恢复的好,若是恢复得好除却不能剧烈运动,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

     放下拐杖,叶承风走了起来,疼痛,如他所想的一样涌来。

     一步、两步、三步……

     每一次到左脚发力,无一例外的,叶承风都会感觉一股尖悦的疼痛袭击自己的神经中枢。

     叶承风知道,那种痛,只要他不给予左脚脚踝压力便不会有。

     他完全可以放弃,但是他没有!

     再也不能打篮球吗?叶承风无奈的想着。叶承风问自己,他,叶承风,未来,是否做得到,此生再也不与篮球交集?无数次回答,可以。又无数次回答,做不到……最终的答案却是,做不到。

     他,做不到。

     叶承风,做不到未来的日子里没有篮球,正如这半个月来的日子一样。

     有一种感觉,叫做生不如死!

     这半个月,无法打篮球的半个月,也许对许多人来说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对于叶承风来说却是意义非凡。

     这半个月,让他明白了,篮球,早已不再只是一个羁绊着梦想的牵挂。而是在他不经意间的岁月里,悄悄系上了生命的梗,早已发育生长,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如同嫁接的植物一般,一生,不分根本!

     “我一定要尽快脱离这样的生活!”

     “重回球场!”

     叶承风银牙一咬,无视脚下传来的疼痛,继续向前!

     许久许久之后,疼痛的感觉终是不敌叶承风的执着,向叶承风低下了头颅。

     叶承风望向窗外片水月,那原本痛苦的表情渐渐消失,被嘴角上扬勾起的笑容取代。

     皎洁的月光如水,那湖中倒映着一个迷人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