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深蓝
    “你觉得,如果那一天,我选择沉默。现在的我,会是怎样?”叶承风没有回答刘岚花,反过来问道。

     刘岚花抬头想了一会:“大概和以前一样吧。每天打球、睡觉、玩泥巴。现在打班赛,顶多,把平时下午打球改成打班赛吧?”

     一语中的。

     如果叶承风真的选择了沉默,那么,现在的叶承风,必定会如同刘岚花所说的这般,继续从前的平淡生活:睡觉、上课、打球、吃饭……

     “所以呢?”刘岚花道。

     “那你觉得接下来打班赛会是什么个情况?对手可比今天的11班强多了,你看到今天我们的上半场与11班的最后一节了吗?”

     “篮球什么的我不知道,我就只知道今天我们班上半场打得死气沉沉的,他们都不想打。恩,怎么说,我也不知道,总之和下半场截然不同就对了。”刘岚花想了想。

     叶承风笑了笑,这小妮子真的很天真。其实,不是熊伟和尤勇不想打;是他们的信念之中没有要在球场上带走胜利的决心。

     每个人活着,每个人所做的一些事情,就像一个人,总得有它存在的意义。打篮球也是如此。

     叶承风把每一次比赛都看得很重,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始终觉得自己身上背负着的不是他一个人的梦想。

     陈小川、高兴、慕言雨、还有叶凌云……

     所以,叶承风不想输。尽管以14班的阵容来看,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必定场场皆输,但叶承风还是想拼一拼、努力一把,直到比赛结束的那最后一秒。

     所以,叶承风觉得,必须唤醒在场上的所有人的那一份渴望。只有这样,他们才有一丝希望……

     他得让尤勇和熊伟,很想打;得让尤勇和熊伟,很想让叶承风知道14班哪怕是在篮球方面,没有他叶承风也一样可以!

     所以,叶承风必须有一种选择。

     而这,就是叶承风的选择!

     “所以,如果那一天我不这样做,那接下来,即便对11班的时候我和王绍上去了,为我们的14班带来了一场胜利。那么之后呢?”

     “之后,就等着让全班的人对我们失望!”叶承风的声音传入刘岚花的双耳。

     “对着我们抱怨!就像那一天王绍下场的时候一样!”

     叶承风情绪越加激动起来,差点没压制住自己。

     屋外,风轻轻的摇摆绿叶。莎莎声不绝于耳。叶承风的脸庞在此刻定格……

     那一刻,刘岚花看到了叶承风的执着,只是她不懂。人生来,就不为痛苦而活,为什么叶承风非要将一切都看得那般重要,那般的难以割舍!

     人,总得为什么而活着!

     对于叶承风来说,篮球,便是的的半边天,在那里,他明白他所肩负的,不是他一个人的梦想。

     一瞬间,叶承风有些呆滞。梦间心愿,何时了?

     ……

     深蓝,非一般的深蓝。深蓝的夜色,深蓝的海风,还有深蓝的疯狂与恐惧...…

     这深蓝,怕是这个名叫株州的地方,最为标志性的夜色了。

     白日间的光亮褪去了其洁白的衣裳,用那深蓝色幕布为自己装上了一成不为人知的面纱。

     当然,或许这,才是它本来的模样,卸下了伪装之后的模样。

     月光下,一辆价格不菲的银白色宝马飞驰于这株州海湾的国道之上。

     车上,是一群约摸17,18岁样子的少年少女。

     呼呼的海风,迎面吹在他们秀丽的脸庞上。浓浓的海味向他们侵袭而去。不知为何,他们的体内的血液竟莫名的激动起来。

     尽管连带的,还有一丝丝恐惧,以及空气中所弥漫的,疯狂!

     “真是难以想象,这山高皇帝远的郊区球场居然会有这么多人!”

     坐于宝马车上副驾驶的短发少年看着车外的人流,不禁感慨。

     只是为了打球吗?如此多的人到一个郊区?少年的心中,疑惑不已。

     少年摸摸微微发热的手臂,不知道为何,他总感觉体内的血液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样,沸腾了起来!

     似乎,想要与这空气中的疯狂气息相呼应……

     “那是,这儿可不是普通的地儿!”方才说话的少年话语刚落下,坐在正驾驶的少年立马便接上了那短发少年的话:“你现在所看到的在这儿的人,几乎没有一个是平民!”

     话语刚落,车上的众人真吓了一跳。不过,也如此来了兴趣,不是平民?那是什么?鬼啊?

     “九江,你这话说的,好像知道什么内幕似得?”后坐之中的一个少女笑着问到。

     “嘿嘿!我还真是知道点儿内幕。如果身边没有雨哥的话,告诉你们也无妨。”这位被叫做九江的少年一笑:“不过现在,雨哥在这儿,还是算了吧。”

     坐在副驾驶短发少年目光看了一眼正专心开车的刘九江,什么也没问。只是心中对这个自己说不出叫什么地的好奇心莫名的重了几分。

     为什么我在就不能说?

     “言雨,你怎么看九江这话?”少女见短发少年没什么反应。

     为什么不能说?这几个字好熟悉好熟悉,是否和他离开时一样?三年前他离开自己最好的兄弟时是否也是这几个字?

     应该是了吧……

     海风吹呀吹,吹过他菱角分明的俊俏脸庞,吹来缕缕忧伤。

     很显然,短发少年就是慕言雨!三年前悄无声息离开叶承风的慕言雨!

     “言雨?言雨?”后排那少女的声音再次想起,慕言雨依旧没有丝毫反应。

     所有人都差异了,就连专心开车的刘九江都不禁暗道,不会是中邪了吧?于是乎……

     “呼!”“啊!”本就不慢银白色宝马忽然加速,那节奏,简直是要把脚下的油门踩到底啊!

     浓浓的夜色里,深蓝,如同那艺术家笔下的惊悚,荡漾在城市的上空。

     银白月色的照耀,撕不碎这庞大的深蓝,唯有一颗颗恐惧疯狂的心,在这无尽的深蓝色里拼搏,望用自己的鲜血冲出这无尽的梦魇!

     无穷的声萧自夜色里穿出,透过大地,略过海风,响彻心间……

     嘶吼,怒吟,谩骂,一声一声,露出无尽的疯狂!这疯狂,将清凉的海风,渲染得火热……